逃出恶魔岛,去旧金山旅行,什么地方不能错过?

访客 0 0

一逃出恶魔岛、金门大桥

这是一个举世闻名的惊人之作,它是世界上最大的单孔吊桥之一,更是旧金山的标志标志。它的成就不仅仅是在桥梁修建学上闻名,共同的造型规划更能够称的上是一件艺术品。近看它,承载着来来往往的车辆,更有一种庄重宏伟的气势向您扑来。

二、渔人码头

想了解旧金山的民俗文化,想知道这座美丽的城市里日子是怎样的吗?旧金山旅游路线的第二站就带您去热烈而充溢欢喜日子气息的渔人码头,去体会旧金山公民的快乐日子。在这里,您能够去海鲜餐厅品尝最新鲜的海产品,您能够去露天的咖啡馆喝杯咖啡,享用小资日子的趣味,您还能够去街上走走,或许您会碰上一场精彩绝伦的免费演出。

三、九曲花街

您见过世界上最曲折的大街吗?现在就带您去旧金山有名的九曲花街看一看,让您知道什么叫做十八弯。在这条街上,您的速度必定快不了,那就停下来细细赏识周围的风景吧,九曲花街上种满了各种美丽的植物,在开花的时节,迎面的花香,满眼的艳丽颜色,真是好精美呢。

四、17里湾风景线

刚观赏过九曲花街,在带您来这弯曲的17里湾风景线看看吧。这弯曲的海岸绝不输于九曲花街那曲折程度,仅仅这海岸线更绵长,弯弯延延,绵延到海天相接的地方。在天气晴好的日子里,蓝蓝的海水清洗着您的心灵,一切都是那么的空灵安静,伴着声声海鸟的叫声,还有周围这美好的景致,都让您心旷神怡。

历史上有哪些未解之谜和未破悬案?

维京人的“血鹰之刑”,到底是怎么操作的?(血鹰之刑)

《人类酷刑简史》中对“血鹰之刑”的描述是这样的,受刑者一般是权贵或者酋长,他们被剥去衣服,向前弯下腰。然后刽子手劈开他们的后背,小心的拉出肺,“受刑者至少要经过几个小时的痛苦才能死去”。因为后背上的肺不断起伏,像是一对挥动的翅膀,所以称为“血鹰”。

而在美国学者拉尔斯·布朗沃斯的《维京传奇》中,对于血鹰之刑的描述更为细致。受刑者要被脸朝下绑在受刑台上,刽子手会小心翼翼的切开他后背脊柱两侧的皮肤,然后把肋骨敲断,用力的把肋骨掰出来。这样的话,翻在外面的肋骨和不断鼓动的肺叶,就像是翅膀一样……

我们可以看到,这两种描述略有差别,但都强调了受刑者肺部鼓动,像是翅膀一样。

不过,从常识上说,如果把肋骨翻开,破坏了胸腔,肺部就不能膨胀,人会很快窒息而死的。所以,经过“几个小时的痛苦”,是绝对不可能的。

关于“血鹰之刑”的记载,都是来自十二世纪之后,北欧的诗歌传说。(《维京传奇》剧照)

目前关于血鹰之刑的最详细事件,就是埃拉国王之死。诺森布里亚的盎格鲁国王埃拉,因为残忍的处死了维京传奇英雄拉格纳·洛德布罗克,成了维京人最痛恨的对象。

公元865年,拉格纳的儿子“无骨者”伊瓦尔,率领维京大军入侵英格兰,在约克城之战中抓住了埃拉国王。盎格鲁-撒克逊人的编年史中,只记载埃拉国王被处死,没有提到“血鹰之刑”。

维京人没有留下文字记载,直到约300年之后,北欧诗人创作的维京人故事中,才慢慢引入血鹰之刑。

诸如《人类酷刑简史》之类的书籍,把血鹰之刑进行了简单的介绍,是不太严谨的。因为种种迹象都显示,这个残忍的刑罚可能被误解了。

首先,维京人的传统中,并不喜欢这种复杂的刑罚。现代研究者发现,维京人处死犯人的方式有很多种,比如绞刑或者被马匹踩死,纵火犯会被绑在柱子上烧死,违背国王意志者会被拴在几匹马后面,直接分尸。

从记载来看,维京人并不喜欢血鹰之刑这种复杂的杀人方式。(血鹰之刑)

就算是他们的隆重祭祀仪式,也没有这样的“虐杀”记载。

血鹰之刑的复杂程度,需要专门的刽子手执行——这意味着需要大量的实际操作才行。但是,在北欧传说中,也仅仅有模糊不清的两三例记载,根本不足以让刽子手积累经验。

更蹊跷的是,这种极具震撼力的刑罚,在维京人入侵法兰克王国和不列颠群岛的时候,完全可以震慑住敌人——为什么维京人不多次使用呢?

个人比较认同丹麦历史学家萨克索·格拉马提库斯的判断,他认为所谓的血鹰之刑,很可能只是在犯人背部皮肤上,割出一只鹰的图像。后世的诗人和作家,通过想象把它复杂化了而已。

标签: 悬案 哪些 历史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