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马俑2号坑灵异事件,兵马俑真的是秦始皇的吗?

访客 0 0

有一个叫陈景元的人提出过这个问题兵马俑2号坑灵异事件,而且一辈子都在和考古学家争论,这里我把陈景元的质疑和兵马俑考古专家袁仲一的解答贴出来。

首先看下两人的背景。

陈景元:读高中的时候就对秦始皇陵非常感兴趣,大学考入西安建筑工程学院,一有时间就跑到秦陵一带考察,后来临潼发现了兵马俑坑,他千里迢迢跑到考古现场,见到了当年的兵马俑考古队队长袁仲一教授。袁仲一非常愉快、热情地带他参观讲解,可陈景元的疑问反而更深。也是从这时候开始,陈景元开始不断提出质疑。

袁仲一:兵马俑考古界最权威之人,几十年一直坚持在现场发掘、研究。

第一回合最初,陈景元的问题也很泛,大多数人都能想到。主要集中为2点:秦始皇陵到兵马俑坑太远,骊山一代墓葬非常多。那么,为什么兵马俑坑就不会是骊山周围其他墓主人的?

陈景元把这些写下来,寄给考古队,可是等了很久,都没有回信,望眼欲穿的感觉,他算是尝到了。

不过对一个以执念为信仰的人来说,总有办法让专家重视他。各种途径的对外传播,炸出了一大片专家,首当其冲就是当年接待他的袁仲一。

为什么不给回信,袁教授这样解释:当初带他参观讲解的时候,就已经回答了这些问题。

首先,秦始皇陵规模很大,除了地宫,还环绕有内城外城,北边发现的动物俑坑,也离皇陵封土很远,从整体上来看,兵马俑坑的距离是合理的。

其二,《汉旧仪》记载:丞相斯...将隶徒七十二万人治骊山者...其旁行三百丈乃止。意思是李斯在骊山挖墓,足足挖了三百丈,虽然这段记载还值得研究推敲,但足以说明秦始皇陵面积非常大。

其三,根据考古勘察情况,皇陵东西7.5公里、南北7.5公里,即56.25平方公里范围内,都有秦始皇时代的遗迹和遗物,兵马俑坑离皇陵1.5公里,并不远。

看起来这样的回答已经很权威了,有文献,有考古证据支撑,应对尔等普通游客绰绰有余,可陈景元一辈子心血都花在上面,怎么可能轻易被说服。接下来的问题就直接针对袁教授的回答。

第二回合陈:三百丈折算到现在只有690米,兵马俑坑有1500米,不是自相矛盾吗?

袁:记载只是一个参考,不是说三百丈就一定是这么多,还要通过考古勘探眼见为实。

陈:秦始皇陵都没完全发掘,56.25平方公里这个结论又是怎么得到的?

袁:只是说在这个范围内发现了秦始皇时代的遗迹和遗物,并不是皇陵面积就这么大。

看到袁教授招架不住,另一专家吴永琪前来支援。吴主持修复了铜车马,在业界同样很有名气。

吴提到两点:

1、兵马俑坑出土的陶俑、器物造型,和秦始皇陵其他陪葬坑出土的器物,制作工艺、材料、艺术造型都是完全一致的。

2、至今没人提出其他陪葬坑不是秦始皇的,用来和兵马俑坑作比较,是行得通的。

本以为这样的解释能画上句号,没想到更难缠的还在后面。

第三回合陈景元消停了一段时间,每天恨不得24小时都查阅兵马俑资料,就连兵马俑博物馆内部文集,也一篇不落的研究了,终于又发现几个疑点。

这次的问题显然更专业。

陈:1号坑和2号坑有大量步卒围绕战车,显然战车是部队主力。但殷周到春秋,车战的弱点已经暴露,秦始皇这样伟大的统治者,还会大量使用落后的战车?说明兵马俑坑的年代应该比秦始皇早。

袁:目前没有明确文字记载秦始皇取缔了战车。两军交战时,战车的速度和冲击力是无法比拟的,兵马俑坑的军阵正是战车、骑兵和步兵有机组合的典范。

陈:兵马俑坑中发现许多笨重的青铜材质兵器,虽然在古代曾被广泛使用,但秦始皇时已经有韧性好杀伤力更大的铁兵器,他为何不选择更先进的兵器给自己陪葬?

袁:铁兵器替代铜兵器有个过程,到汉代中后期才完全替代。目前的考古资料显示,秦代基本都是铜兵器,铁兵器较少,陈的观点与实际考古情况不符。

另外,通过化学定量分析,考古队发现兵马俑坑出土的秦剑,铜锡配比已经相当完美,既能保持一定弹性,又不会过于沉重,这恰好说明,如此工艺精湛的青铜剑,也只有秦始皇才能做到。

不过陈景元还有其他问题。

陈:秦始皇的军队装备肯定是一流的,但兵马俑坑里这些秦俑,连头盔都没有,如此简陋,怎么在战场上获胜?

袁:秦人尚武,秦军作战勇猛果敢。《史记》有记载:战场上的秦军袒胸赤膊,索性连仅有的铠甲也脱掉。另根据商鞅制定的秦法,秦国士兵斩杀敌人首级越多,获得爵位就越高,这些都表现出秦人的文化。当然史书有夸大,但不妨碍兵马俑向后人传达尚武精神。

到这里,陈景元似乎也提不出更多问题了,但明显他没有被说服,只是在花时间,找其他理论支撑。

第四回合1975年,兵马俑身上一个怪异文字引起陈注意。和其他兵马俑身上的文字不一样,和秦代文字也不一样,反正是第一次见到。

(兵马俑身上的奇异文字。图片源自《探索·发现》截图)

考古队把这个字解释成脾脏的脾,陈景元明显不同意,并开始了漫长的考证之路。

陈翻烂了《金文编》、《古籀汇编》,发现脾的右半部分卑,有很多写法,但没有一种符合兵马俑身上那个怪异文字。然而这个字到底读什么呢?他也不知道。

1976年,一次很意外的经历,西安文管会某负责人拿出一块秦代桶瓦给陈,上面竟然刻着一个奇异文字,左边不认识,右边是个月字。就这个字,陈景元又研究了它两年,还是不知道读什么。

(右边为秦代桶瓦上的神秘文字。图片源自《探索·发现》截图)

又一次很偶然的机会,陈结识了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古文字专家段熙仲教授,段认为桶瓦上左边那个不认识的字,应该是芈字变体,合起来读作芈月。

芈.....月.....!陈景元灵光一现,难道是秦宣太后?

为了让自己的理论更加丰满,他又翻烂了《金石大辞典》,并且找到支撑。

(毕字的古代写法。图片源自《探索·发现》截图)

毕业的毕,在古代有三种写法,其中一种正是兵马俑身上那个怪异文字,另一种繁体写法,由田和芈组成,因此,刻在兵马俑身上的神秘文字右半边,应该是芈字。

陈还大胆判断,兵马俑身上的字拆开来看,应该是 月 芈反过来就是芈月,因此兵马俑的主人应该是秦宣太后。

(呃......面对如此脑洞大开的推断,我也是服气了。)

袁教授对此倒是很镇定,只是悠悠答道:这是陶工名,兵马俑身上很多,发现了好几百个名字,和宣太后连不上。

第五回合就在这时,兵马俑附近发现一座秦代大墓,还没发掘,更没定性,陈景元抓准时机,认为这很可能就是秦宣太后的墓,于是一场让人头痛的辩论又开始了。

陈:根据《括地志》、《史记正义》、《史记集解》,秦始皇陵在西,宣太后陵在东,且正好相距2公里左右,由此得出那座尚未发掘的秦代大墓,正是宣太后的。进一步印证了兵马俑坑是宣太后的陪葬坑。

袁:这个墓的范围不到200平方米,目前并未出现和女性有关的东西,里面的一切都不确定,不能作为支撑。另外目前出土的8000兵马俑来守卫这么小一个墓,也不相适应。

陈还是不死心:兵马俑中很多陶俑发髻偏向一边,恰好是古代楚人特性,宣太后是楚人,也可以说明问题。

袁:古代尚右,秦朝以右边为上,发髻偏右和楚国没有必然联系。

吴永琪也来补充:歪髻是作为造型艺术上的补充,会显得陶俑更生动,这在任何朝代都有。

陈:从残留的颜色判断,兵马俑的衣服是五颜六色的。但秦始皇尚黑,还把这作为法令颁布,这又怎么解释。

袁:首先那时候不是国家统一发的军服,自备服装,五颜六色很正常,另外尚黑只是在重大场合,并不是要求全国人民都穿黑色。

陈:那车同轨呢?兵马俑坑出土的与真车同等大小的车辆,车的轨距就不统一,铜车马换算过来,也不一致。

袁:车有大车、小车、辇车,能全都一样吗?咱们现在大卡车和小轿车能一样吗?那战车和其他车又能一样吗?而且车同轨的执行情况,也很值得研究。

(呃......你们有没有一种感觉,似乎没有什么能说服陈景元,连我这个看客都完全没有耐心了,不过专家还是拿出了更多证据。)

兵马俑坑中出土了很多秦代兵器,其中一种叫戈的兵器上,明确刻有“五年相邦吕不韦造”,还有很多其他代表纪年的文字,像秦始皇三年、秦始皇四年,五年、七年、十四年一直到十九年,这已经很清楚说明,兵马俑坑是秦始皇的陪葬坑。

意料之中,陈景元又是一堆问题。

(五年相邦吕不韦戈,1974年出土于兵马俑一号坑。图片源自网络)

陈:考古报告中,也就提到过5个有“相邦吕不韦”的戈,还有一些出土的铍,只注明了十七年、十八年字样,没有具体朝代年份。而且兵马俑很特殊,秦朝末年遭到过破坏和焚烧,说不定那五件吕不韦戈就是农民起义军带进来的。

袁:如果后人扰动,地层会显示得很清晰,而且那时候农民起义军正需要兵器,怎么会反而丢进去?

陈景元又拿出一张照片,显示有一个吕不韦戈就是在淤泥层上发现的,这不正好表示地层不同吗?

对此专家的回答是,戈是一种固定在木棍顶端的兵器,最初兵马俑是站立状态,手里拿着木棍,戈在兵马俑头部以上的位置,随着时间推移,俑坑很可能渗水,或涌入洪水,由此形成淤泥层,木棍则逐渐腐烂,终有一天,支撑不了戈的重量,于是吕不韦戈,掉进了淤泥层。

不过陈景元还是没被说服,估计拿再多证据都说服不了他。

不过你们被说服了吗?反正我是被说服了,我们的考古学家们很严谨,很伟大,向他们致敬。

标签: 秦始皇 兵马俑 真的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