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疫苗比欧美好,中国新冠疫苗研发全球领先,为何?

访客 0 0

大家好,我个人认为有以下四点原因中国疫苗比欧美好。

一、国家战略决策凝聚全社会力量我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战略目标,是保持不发生本地传播或者使传播维持在较低水平,直至研发出安全有效的疫苗,并广泛接种以形成人群免疫屏障。疫情伊始,基于对新冠疫苗战略价值的深刻认识,国家统一部署,要求科研攻关单位“不算经济收益账,只算人民健康账”,并从多方面予以协调和支持。2020年1月,科技部就启动第一批应急攻关项目,重点支持5条技术路线12项疫苗研发任务同步推进。关于建立国家疫苗储备制度的要求,以及中国新冠疫苗将作为“全球公共产品”的庄严承诺,更是为企业提供了指导方向。不仅如此,国家决策还指引地方政府全力支持疫苗研发和产业化体系。

新冠疫苗研发成功和投入量产后,如何有序开展接种成为全社会新的关切。国家已承诺各级政府保障全民免费接种,北京、浙江等地则充分考虑到疫情的不确定性,为避免局部疫情反复带来的重大经济社会影响,主动落实属地责任,从去年开始就较早地推进疫苗紧急使用工作。国内疫情的最新进展警示我们,不论是人口密集的城市还是地广人稀的农村,都有可能成为防控薄弱环节。从企业的角度看,各地应当综合考虑人口规模、地理面积、经济发展、公共卫生基础设施等要素,制定符合本地实际的疫苗应用策略,尽快达成科学接种的共识,从根本上阻断疫情传播。

二、为政府赋能有效市场为了在紧急状态下组织动员全国优势力量实现特定科技创新目标,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科研攻关组于2020年2月成立疫苗研发专班。该专班由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科技部、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等部门组成,担负起了协调部门间目标、同向发力的重任。疫苗研发专班有力凝聚了各方面优势力量和要素,实现毒株分离、动物实验、产品制备、临床研究等工作“医研审产”联动,从而在尊重科学规律的前提下“又好又快”地推动疫苗研发。在专班协调下,研发企业、疾控机构、动物实验室、药品检定和药品审评机构进行了合理并联:全国生物安全防护三级实验室(P3)优先满足新冠毒株分离和病毒培养需要;动物实验室提前备好动物模型,第一时间为研发企业提供保障;药品检验和药品审评机构合理配置资源,大大压缩工作流程。政府的有力支持,是上述任务顺利完成的坚强保障。

新型举国体制并非传统意义上的集中力量办大事,而是有为政府对有效市场的赋能。其取决于两个因素交互作用:一是政府充分发挥制度优势开展社会动员,二是市场机制和企业利益被承认。换言之,政府和企业在彼此尊重的前提下,两者主体边界清晰、政策目标一致、资源动员有力,从而最大限度提高研发效率。值得注意的是,对于研发投资、产能规模、生产工艺、销售渠道等微观事务,作为市场主体的企业显然比政府更充分掌握信息。政府部门在履行好法定职责的前提下,让企业真正承担起疫苗产品质量的主体责任。这正是新冠疫苗成功研发的鲜活经验,也是“放管服”改革的内涵所在,更是国家治理现代化的题中之义。

三、让公平和效率相得益彰疫苗本身是企业生产的商品,有成本也有售价,遵循一般市场规律。但疫苗广泛使用后具有免疫屏障的社会价值,因此带有公共性。疫苗的公共性并不改变其商品属性,国家疫苗政策由传染病防控战略和市场机制共同决定,两者的结合点就在于如何提供更加安全、有效、可及和可负担的疫苗产品。作为“全球公共产品”的新冠疫苗,其内涵更为复杂,必须在多个政策目标间寻求最优均衡。

要实现新冠疫苗安全性、有效性、可及性和可负担性的统一,关键是激发企业内生动力,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有几点需要把握。一是充分尊重企业研发成果和知识产权。二是承认多条技术路线并存的合理性,有差异化竞争才可能有效率,单一选项就算不上市场。三是形成上市有先有后、价格有高有低、规模有大有小的竞争格局。尤其需要强调的是,疫情的复杂性决定了新冠疫苗需求的不稳定性,而疫苗生产客观上又需要一定周期。此时,政府可通过公共资金预先采购机制为企业提供可信承诺,并支持企业扩大战略性产能储备。用企业市场预期的确定性对冲疫情反复的社会风险,这对民众而言是公平的,对经济发展来说是有效率的,现有政策总体上兼顾了公平和效率。

四、统筹国内疫情防控和全球公共卫生治理

标签: 疫苗 中国 研发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