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管近期整治行动,地摊经济火爆,城管应该如何管理?

访客 0 0

城管怎么管?除了划定区域外城管近期整治行动,先到先得?那就有职业占位的了,会不会打起来?摇号?那跟固定摊位有毛区别?明确占道经营范围?现在城管都管不到那些店铺摆到外面呢,到时候又在扩大范围外面再摆多,怎么管?

而且你留意下几个搞地摊经济的城市城管负责人的发言,本来以前他们直接执法占道经营就行了,现在已明确说了,将督促相关部门做好监管。呵呵,城管自己都不管了,还指望其他部门管?

到时就是扯皮了。什么都说要落实,人没有钱没有权力没有。你让我管同不同意强制执法?出了事情会不会问责我?做多错多,还可能有生命危险。

你要接受晚上12点睡觉时候楼下在那划拳唱歌。回家走在路上时候发现整条路都被挡住了。不要把城市管理想的太简单了,好不容易这么多年把占道经营给搞没了,天天城管还在那查沿街店铺有没有摆出来一点,这还是有营业执照的。

指望那些交点小钱的流动摊贩守规矩?别的不说,你去看看国内专业市场转型升级有成功的没,当一种经营方式本身就落后的时候,指望靠管理来提质增效,根本就不现实。看着吧,地摊经济没几年,就又要让去整治了。

仔细看看最近几个搞的城市城管负责人都怎么说的。一、我们在做方案划定区域规范地摊经济模式;二、我们将督促对地摊违法问题进行查处。

看看,以前城管按占道经营直接处理的,现在可以推给其他部门了。你觉得城管还会不会管了?其他部门又怎么管?这些没有营业执照,不归我管。商务局?没有运营主体的自发形成的集散地不归我管。

当你吃出了食品安全问题,去市场监管局投诉(现在食药监也在那了),食药监先要去城管查出来登记的是谁,然后再核实情况,然后再考虑处罚。你估计你能拿到多少赔偿?这些流动摊贩会给多少押金?你家楼下天天吵闹,你投诉人家来查时候说分贝没有超过标准值。醉鬼1、2点你刚睡熟时候砸个瓶子壕一嗓子,你投诉有啥用?

就这几天已经听闻不少城管整治占道经营被怼上面都支持地摊经济了!你跟他说必须在划定范围内,谁理你?

如果真这么好管,城管收收钱就行了,哪里还需配置这么多人?摆摊经营的地区是公共资源,每个人都应该有使用的权力,监管必须要把握好尺度,在中间把握好既不让摊贩占用过多公共资源,也要衡量好。问题在于占道经营也会给城市带来很高的管理成本。

夜市小摊收摊后满街的垃圾最后还是环卫工人清理,交通堵塞的成本还是周边人出。这个世界上恐怕没多少两全其美的事情。政治不创造价值,只完成价值的切割和责任的转嫁。

说到底还是穷啊,人均收入英美那个水平,我相信,愿意摆地摊的几乎没有,有也很少,对比一下他们的摊点规模就能了解,所以,根子上是发展经济并切好蛋糕,权宜之计就是允许并规范摆摊,给收入低的家庭活路。

地摊实际上是许多集市和夜市产生的源头,而这些东西实际上又构成了市井文化的土壤,没有地摊,很多民俗文化,艺术形式和消费品就没法诞生了。

比如担担面,相声,这些东西最初其实都是地摊货,现在这么多年没有诞生新的“担担面”,相当大程度上和地摊消失是脱不开关系的,进一步的说,本来可以社会学+5的,地摊消失后,成了社会学+3了。

番剧中必备的花火大会情节,里面的棉花糖摊之类的东西。就是一种高级的地摊从一开始的倡导来看就是为了保障就业,提振经济根本就不是出发点。如果真的接触一下以前夜市出来摆摊的人,就知道总理说的那6亿人在哪里了。

当你认为某些行为十分魔幻时,不一定是对方太傻,而是你掌握的信息太过片面。不要老觉得自己开着丰田看见路边有丢下的就骂路边摆摊的下贱,他们跟你朝九晚五一样,都是想要吃饭而已。(当然,必须要承认的是地摊经济会造成街边垃圾、占道等相关问题)。

不要以为自己能代表那六亿人。真正的穷人真的没有时间去思考各种话术了。忙里偷闲的娱乐已经难能可贵了(如果有时间了解一下建筑工人们喜欢看的网文类型就应该明白我什么意思,在这里只能说有些爽文的爆火不是没有原因的。)

有人喜欢把振兴地毯经济与“烂活”“仁政”之类的话画上等号,指责黔驴技穷。很抱歉,从某种意义上讲你可以理解成黔驴技穷。世界大环境恶劣到什么程度我想各位是有目共睹。从目前来看,你真的可以理解成没什么更好的办法。

当然如果觉得委屈了自己,那太平洋没加盖儿。相信以知乎人均985的水准找个其他落脚地儿当世界公民也不是难事。但话又说回来了,有那么六亿人。没有985学历,没有数十万的年薪,更没有移民的能力。

别说带豪斯了,就连各位曹学家嗤之以鼻的城市鸡笼子对他们来讲都可望不可及。平时可能没什么,柴米油盐算计着过。疫情来了,经济不景气,很多人没了工作。你让他们怎么选。(当然,这不是说地摊经济都是好的。甚至就连执行中依旧面临着形式主义等诸多问题,而处理这些我觉得比讨论地摊经济本身合不合适更重要一些)。

标签: 地摊 城管 火爆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