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史学习教育三个教育引导,怎样深入挖掘红色家书的内涵?

访客 0 0

当前,各级纪检监察机关正在深入开展党史学习教育党史学习教育三个教育引导。红色家书作为红色资源的重要组成部分,承载着红色基因,是党史学习教育的生动教材。各级纪检监察机关深挖本地红色资源,开展丰富多彩的学习红色家书活动,铸牢初心使命,涵养清风正气,汲取前行力量。

“男也,虽不敢云以天下为己任,而拯父老出诸水火,争国权以救危亡,是青年男儿之有责!”重庆市江津区纪委监委开展“学习红色家书,传承红色基因”活动,组织党员干部来到聂荣臻元帅陈列馆,学习聂荣臻写下的13封家书,教育大家培养良好家风、练就过硬作风,向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学习,向革命前辈先烈看齐,努力把学习转化为推动纪检监察工作高质量发展动力。

从3月份开始,河南省纪委监委联合省妇联等部门面向全省征集百年红色家书,在全省范围内开展“家声百年长 风范永流传——红色家书中的廉洁故事”系列主题活动。通过举办家风故事会、演讲比赛以及小品、地方戏曲等艺术形式,讲述红色家书中的廉洁故事,引导党员干部感悟红色家书中蕴藏的精神力量,传承红色基因,自觉培育廉洁家风,推动党史学习教育走深走实。

“我是来自河北区老干部局的周树正,今天我诵读的红色家书是周恩来写给邓颖超的家书——《在为人民服务上得到了更真切的安慰》……”打开“河北清风”微信公众号,一封封红色家书诵读音频带领听众回到激情燃烧的革命岁月。为深化学习效果,让红色家书活起来,天津市河北区纪委监委在全区开展“铭记·传承”诵读红色家书活动,全区各行各业党员积极参与。

江西省铅山县纪委监委组织开展“诵读红色家书,传承革命精神”主题党日活动。通过诵读革命先辈邓雅声、王孝锡、黄道、陈仁洪等人的家书,讲述一个个烽火硝烟中的革命故事,激励干部勇于担当、奋力前行。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新源县纪委监委开展“诵读红色家书+N项红色教育”活动,从诵读一封红色家书开始,延伸讲解一个红色故事、分享一段学习感悟。山东省青岛市纪委监委机关举行“读家书,学党史,诉家国情怀”主题诵读活动,参加活动的纪检监察干部通过诵读林觉民、夏明翰、赵一曼、江竹筠等烈士家书,感悟家国情怀。

家书连着家风。浙江省温州市洞头区纪委监委深挖红色家书中的清廉家风故事,组织百名纪检监察干部成立“家风故事听我讲”宣讲团,深入机关、农村、社区、企业、学校巡回宣讲。湖南省衡东县是罗荣桓元帅的故乡,该县纪委监委从罗荣桓元帅家书中挖掘出家风微故事,编排成花鼓小戏,用群众喜闻乐见的形式,宣传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家风家教。内蒙古自治区霍林郭勒市纪委监委开展“红色家书+廉洁家风”活动,纪检监察干部和家属互动,共同分享红色家书中的家风故事。

教育应以引导为主还是以推压为主?

教育应以引导为主还是推压为主,不能一概而论。

一般来说,年龄越小,引导越重要,也就是要更多展示知识的魅力,培养学习的兴趣,增加亲子互动和师生互动,不断激励进取的意识,如此才能培育孩子的好奇心和求知欲,促进孩子的可持续发展。如果施加过多压力,只会徒增焦虑,心生厌恶,甚至产生逆反心理,不利于孩子的健康成长。为什么西方的慢教育反而培养出了更多的人才,为什么中国的急功近利反而效果不佳,这种现象引人深思。好比速生豆芽,当然很快,但不具备持续生长的能力;从土中长出绿豆苗,就要更长时间,但因为有生长点,有自我营养的功能,就可以持续长高长大,开花结果。豆苗的生长尚且如此,何况是大树呢?

当然,引导孩子并不容易,需要家长和教师有较高的素质,要倾注爱心,要投入更多时间和心力。但有时,只要给孩子提供适宜的环境条件和活动形式,甚至一本书,就已足够。比如,小柴昌俊上小学时,班主任送他一本书——爱因斯坦的《物理学是怎样产生的》,使他对物理产生极大兴趣,并最终走上物理研究之路。又比如,旷视公司的创办者印奇在小学的时候看到报告文学《哥德巴赫猜想》,被陈景润的事迹深深吸引,从此迷上了数学,最终学有所成,一鸣惊人。

随着年龄增大,集体教学成为主导方式,教师不可能不助推施压,所以推压教育不可避免。问题是我们的基础教育在应试的裹挟下对学生施加了过多过大的压力,致使学生的自主学习的能力严重残化,学生学得被动,学得辛苦,备受压榨。

倒是大学教育,因为身心已经成熟,可以施加更多的外部压力,比如读写任务、实验任务、实习任务等等。

总之,年龄越小,越要多加引导,多加呵护,让每个孩子都有快乐的童年,为幸福人生奠定坚实基础;成年以后,外部加压反而比较合理,能促进他们更快成长,更好发展。而在二者之间作为过渡的,只能是自主教育。

标签: 为主 引导 是以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