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车新势力开启,大家怎么看待造车新势力?

访客 0 0

咱们主要说说造车新势力代工厂的故事造车新势力开启。

前不久,在一场汽车产业国际论坛上公开透露,“《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许可管理办法》预计年内发布,备受关注的汽车企业与企业之间的代工,以及企业的委托加工等事宜正在加紧研究落实之中。同时,办法将允许集团内部代工生产、开展产品自我检验试点等优惠工作。”

这在向外界释放一个信号:汽车领域的代工模式将在政策层面得到基本的保障,合法化将成为趋势。

就在这段时间,蔚来汽车曾公然“对赌”小鹏,扬言在一万辆新车交付的赛道上,输者要赔付给对方一辆自家的新车。而9月28日,自建工厂造车的新势力——威马汽车,也开了一场气势恢宏的交付大会,并表示2018年要完成交付1万辆的小目标,并且提前定下了2019年交付10万辆的计划。

造车新势力始终像鲶鱼一样,沉浸在汽车行业的水底,默默地“搅浑”了水。

不管它们的杀伤力究竟有多大,又各自在哪些方面有优势,对它们来讲,想要生存要面对很多现实难题,如资金和人才短缺,以及自建工厂还是选择代工模式等。而后者,无疑是最受消费者关注的一面。

那么,目前都有哪些造车新势力选择了代工模式呢?

1.蔚来汽车

蔚来汽车可以说是代工造车的“始作俑者”。创始人、董事长李斌在创立蔚来汽车之初就直言:别让自己死在钱上。而要建造一家现代化的汽车工厂,要动用百亿级的资金,这对在汽车互联网领域深耕多年的李斌来说,都不是个小数目。

蔚来汽车成立于2014年。2016年4月6日,江淮汽车与蔚来汽车正式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将双方的资源进行深度整合,资金规模达100亿元,在新能源汽车、智能网联汽车产业链角度展开合作,具体业务涉及产品定型和研发设计以及供应商体系等。2017年12月16日,蔚来首款车型——ES8就正式上市了。

至此,造车新势力借助代工模式完成产品落地的首次试水成功了,而江淮-蔚来的双品牌logo就像当年的上海桑塔纳一样让人印象深刻。

2.小鹏汽车

小鹏汽车也成立于2014年,主打为生而互联的年轻人造互联网电动车的口号。在互联网领域,何小鹏也是个明星级人物,所以成立之初就获得阿里巴巴、YY等互联网公司高管的天使投资。此后小鹏汽车先后经历了A0、A1、A2三轮A+轮融资,以及B轮、B+轮融资,至2018年8月完成B+轮融资,累计融资额已超过100亿人。

2016年,小鹏推出了首款Beta版车型,它以无人驾驶模式开上舞台的形式轰动了汽车圈。随后,2017年9月29日,海马汽车在公告中称全资子公司海马汽车有限公司与小鹏汽车正式签署了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将合作开展产品研发、生产、销售小鹏汽车。2018年4月,北京车展前,由海马代工生产的小鹏首款车型——G3进行了国内首发。

3.奇点汽车

2015年,奇点汽车母公司——智车优行科技有限公司成立。2016年3月,正式发布了品牌名称和两款概念车,其中奇点iS6计划于2018年年底上市。

为了加速产品的量产落地,奇点汽车先后与广州智能装备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广州广日股份有限公司以及东风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随后,它还选择与北汽集团合作,改造其位于景德镇的工厂用于生产奇点研发的两款新车,而它们的车尾将贴上北汽-奇点的标识。

4.新特汽车

新特汽车的发展可谓“神速”。用网上披露的数据来看一下:成立仅230天就推出首款车型;第312天,车型进入生产目录;10月31日,距成立日期的424天,首款智能A0级纯电动汽车DEV 1在一汽轿车长春工厂正式下线…

而之所以新特造车如此神速,或许和它与摩拜的结缘密切相关。2017年12月,摩拜宣布进军共享汽车领域,选择的合作车企正是新特。为了尽快将这些共享汽车推向市场,今年1月新特汽车与中国第一汽车集团有限公司达成了战略合作协议,这是一汽集团的首次对外生产合作。

5.博郡汽车

博郡成立于2016年12月,其最早专注于智慧出行解决方案。或许是由于董事长黄希鸣此前创办的美国先进车辆技术有限公司(AVT)和上海思致汽车工程技术有限公司,在底盘平台、车辆性能、三电技术、轻量化工艺等方面积累了技术优势和研发实力,促使它将触角延伸到了整车研发和生产的领域中。而它的这些特长也得到了福特、通用、一汽、广汽等诸多海内外整车厂的认可。

2018年3月,博郡与一汽吉林正式签署项目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在产品开发、生产以及在销售环节达成共识并开展深度合作。

6.电咖汽车

电咖汽车成立于2015年,相比其他新势力,电咖汽车显得很低调,以至于几乎没有人知道它曾联合众泰推出过一款外形酷似smart的纯电动车芝麻E30。

2016年7月,电咖还没拿到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于是与东南汽车合作,由后者代工生产一款纯电动A00级车EV10,并于2017年11月16日正式发布。根据此前披露的数据,这款车累计销量已经超过2000辆。

7.拜腾汽车

在新势力中,拜腾是出生较晚的一家,2017年9月7日才正式发布了这一全新品牌,总裁兼联合创始人戴雷称,要将拜腾打造成中国的特斯拉。

今年4月和7月,拜腾先后两次与中国一汽签署两次战略合作投资框架协议,双方将在产品开发、生产、销售及服务等领域展开深入合作。并且,作为合作的一部分,中国一汽将以战略投资者的身份参与BYTON拜腾的B轮融资。

也就是说,拜腾在慕尼黑基地完成产品平台、设计、技术和配件等都设计开发及概念创作后,具体工作将完全交给一汽。

8.车和家

在造车新势力中,车和家是为数不多的将“自主造车”当做信条的公司。不过,从已经爆料的信息来看,车和家都和很多车企有过暧昧。

根据今年8月环评部门发布的公告,力帆汽车将投资18.18亿元,在常州建设年产10万的增程式纯电动SUV项目,预计2019年8月投产。而该项目地点则是“租用”了车和家位于常州的厂房、综合研发楼、办公楼、联合站房等建筑和公用辅助配套设施。尽管如此,但还是可以把车和家的新车——理想智造ONE与代工划上等号。

此外,车和家还曾在2017年9月与华晨汽车达成过协议,双方将在“智能电动车研发、供应链、制造等方面深度合作”。

看过这么多造车新势力的造车简史,让人陷入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即为何造车新势力们通常都想到了代工生产的模式,并将其付诸实施呢?显然,这是个尖锐的话题。

首先,他们都没有取得发改委和工信部印发的“双资质”。这意味着他们不能在法定边界范围内进行生产经营活动。自建厂房搞生产,并把产品拿到市场上售卖,其中一个环节不合法,都将面临严酷的法律制裁。

并且至今,只有北汽新能源、云度新能源、江铃新能源、知豆、长江汽车、前途汽车、合众新能源、奇瑞新能源、金康新能源以及国能新能源这10家企业获得了“双资质”。造车新势力更是寥寥无几。

其次,代工是个成熟的商业思路。在诸如电器、建材、服饰等诸多行业,代工都是极其成熟的商业模式。大家最常见的iPhone手机就并非苹果公司生产,而是由中国的富士康代工生产而来的。

再次,代工可以降低企业成本,加快发展速度和资源利用率。绕过自建工厂无疑可以节省大量时间和金钱,从而帮助企业快速抢占市场和资本先机。

既然绕不开市场和竞争的话题,那么,为何这些传统车企会选择给他们代工呢?

首先,工厂闲置。众所周知,很多企业在发展的时候都少不了“摊大饼”式的战略规划,而一旦市场冷静下来,这些摊大饼摊出的厂房和资产就闲置下来了。既然闲着,那为何不稍加改造利用起来呢?毕竟,这样还能为企业增收,甚至帮助减少亏损。

其次,产能闲置=投资浪费。根据2017年的数据,国内狭义乘用车企业的产能利用率只有72.38%,这其中,各家车企的产能利用率还有相当大的差距。如长安铃木的产能利用率只有16.78%,郑州日产更是低到了个位数,只有9.19%。闲置产能等同于投资浪费,不如将成本转嫁给“客户”,实现降本增效。

更何况,在传统汽车巨头之间,采用相互代工来降低生产和流通成本的例子也很多,也是一种成熟的商业模式。如三菱就曾给奔驰代工过A级和B级车的相关零部件;而三菱还和标致共享过发动机和内饰等零部件。

再次,借助代工合作“亲近”新势力。传统车企的实力胜在制造和渠道布局,但在AI智能、网联、自动驾驶等领域就略有不足了,而通过代工生产这样的合作模式,无疑可以帮助传统车企迅速积累相关技术和经验。

当然了,在代工模式之争中,很多人质疑的是这种模式还存在很多问题。如,对新势力们来说,代工模式会导致生产成本不受自身控制,会牺牲一部分利润。

再如,无法把控生产流程,随之可能产生延误交付时机、存在质量缺陷等问题,而一旦这些问题爆发出来,将影响品牌声誉,继而影响品牌发展。

那么,关于造车新势力采用的这种代工生产模式,你怎么看?

标签: 势力 看待 怎么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