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疫情下一个印度,印度的双突变病毒是否可防可治?

访客 0 0

关于这个问题,可以分解成两根问题来回答印度疫情下一个印度:

1、变异病毒再感染和ADE效应之间的区别?

2、自然感染产生的抗体,是否跟疫苗产生的抗体一样,是否都有可能出现ADE效应?

首先,我需要强调的是,这是一个需要科学研究才能得出结论的问题,一切要以权威科学研究结果为准。

目前权威的科学研究结果还没有出来,我们可以去猜测和担忧,但绝不能贸然下定论,这个是我需要强调的。

另外,当前印度公开的数据太过于不真实,并且太混乱,这使得外界想要准确判断清楚印度的实际情况,是非常困难的。

所以我也只能基于当前一些公开信息,去做一些个人分析和猜测。

1、“再感染”和“ADE效应”之间的区别。

当前B.1.617比较确定的研究结果是突变出“免疫逃逸”功能。

这使得B.1.617可以在体内即使存在自然感染的抗体情况下,仍然可以被再感染。

这种再感染是基于B.1.617的免疫逃逸功能存在,并不能因此确定是出现了ADE效应。

再感染和ADE效应的具体区别,专业解释起来比较复杂,我简单举个通俗例子。

抗体就好比是你家里的保安。

具有免疫逃逸功能的病毒,是可以有办法躲过保安,溜进你家里偷东西。

而ADE效应,则是这个保安把小偷误当做你的家人,不但不会抓小偷,还会主动帮小偷进入你家里。

所以,一旦病毒进化出ADE效应,会出现比正常感染更严重的症状,通常死亡率会出现数倍增长,甚至10倍原来的死亡率也是不奇怪的。

假如新冠病毒正常死亡率是1%,那么一旦出现ADE效应之后,死亡率可能会超过10%。

这也是为什么人们一直非常担心新冠病毒变异出ADE效应的缘故,因为一旦出现ADE效应,不但可能导致疫苗失效,并且还会导致病毒致死率大幅度增加。

那么当前印度是否出现了ADE效应呢?

从目前印度公开的数据看,还不能做出准确判断,这同样是需要科学研究才能得出一个严肃结论。

因为一旦新冠病毒变异出ADE效应,那么当前全世界的防疫模式都将被重新彻底改变,影响非常大。

所以在科学家们给出一个权威结论之前,我们不能贸然下定论。

可能你会问,当前印度明显重症率和死亡率比去年高峰期要高很多,这还不能说明出现ADE效应吗?

的确还不能,因为当前印度疫情重症率大幅度提升,也可能是B.1.617本身毒性增强的结果。

也就是假如B.1.617只是因为具备免疫逃逸功能,并且在增强了毒性的情况下,是同样可以达到这样的效果。

假如印度的变异病毒出现了ADE效应,那么印度当前的每日死亡人数就可能不是3000人,而至少是上万人。

所以,单纯从印度公开的数据情况看,理论上应该是还没有出现ADE效应。

但问题来了,印度公布的数据准确吗?

如果印度全国每天死亡3000多人,是否能达到当前新闻所报道的那样火葬场完全忙不过来,街头随处可见民众在进行火葬的人间炼狱般的场面。

包括媒体也有报道,很多印度新冠患者在来不及治疗的情况下死亡后,是不会被列入新冠病毒死亡名单里的。

这使得印度当每天死亡3000多人的这个数据可靠性是存疑的,有可能被大大低估。

那么依靠印度公开数据就得出印度变异病毒没有出现ADE效应,我认为是有点不靠谱的。

这也是我昨天文章为什么要呼吁大家一定要重视印度变异病毒的危害性,以及印度出现ADE效应的可能性。

因为印度所公开的数据太过于混乱,这使得虽然我们没办法直接确认印度已经出现ADE效应,但同样也没办法排除印度已经出现ADE效应的可能性。

并且退一万步说,即使当前印度的确不存在ADE效应,但是后面呢?

当前印度已经成为了一个“超级病毒培养皿”,以亿计数的感染人群,糟糕的卫生条件,包括5月份即将进入雨季,以及印度人在长期脏乱差的卫生环境里,所形成容易携带病毒的“耐受性”体质,都十分有利于各种各样变异病毒在人体内长期生存,并完成各种各样变异。

假如印度疫情不能被很快控制,而是这样持续失控下去的话,以当前印度的情况看,后面变异出具备ADE效应的病毒,我觉得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因此,全世界所有国家,我认为都需要把新冠病毒可能出现ADE效应,当做一个认真严肃对待的问题去研究和讨论,先制定好一套完整方案,一旦出现ADE效应后我们应该如何去应对,这样才可以避免最糟糕情况出现的话,茫然无措的局面。

2、自然感染产生的抗体,和接种疫苗产生的抗体,有什么区别?

自然感染产生抗体的过程里,淋巴细胞会“无死角”地记录病毒各项“体貌特征”,这使得产生的抗体同样会“无死角”的结合在病毒的各个部位上。

而接种疫苗产生的抗体,则更加有针对性,由于新冠病毒跟人体结合的是刺突蛋白,所以只要针对刺突蛋白制作抗体,让抗体裹住新冠病毒的“刺突蛋白”,就可以阻止新冠病毒跟人体细胞结合。

举个通俗的例子:

自然感染的抗体,就像是给整个病毒裹了一层泥,来阻止病毒感染。

而接种疫苗产生的抗体,更具针对性地裹住新冠病毒的刺突蛋白,来阻止病毒感染,如下图所示。

所以因为自然感染产生的抗体,跟接种疫苗产生的抗体是不一样的,所以变异病毒即使可以对自然感染产生的抗体产生ADE效应,也不能因此就简单认为变异病毒可以对疫苗产生ADE效应,这是需要严肃的科学研究才能得到确切的结论。

从我查到的一些资料情况看,当前比较确定的是,B.1.617变异病毒大概率已经击穿印度去年基于自然感染形成的“群体免疫”屏障,有比较大的概率可以对自然产生的抗体产生“再感染”现象,但是否已经产生ADE效应,还需要更多数据来论证,目前印度数据十分混乱,所以很难确定是否已经出现ADE效应。

除此之外,疫苗对B.1.617的免疫效用,应该是有下降。因为这一波疫情里,印度很多接种了美国辉瑞或者莫德纳等mRNA疫苗的富人同样也感染了新冠病毒,并且还出现很严重的症状。

不过目前还没有证据表明B.1.617已经对辉瑞等mRNA疫苗产生ADE效应,这仍然需要科学界尽快给出一个权威的研究结果才能知道。

标签: 印度 突变 病毒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