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亚女子坠楼事件原因,为什么有的女人要抱着孩子跳楼?

访客 0 0

一个妈妈从孩子出生一直一个人带,没有人关心,生病等一切都是她一个人,一个人抱着孩子煮饭,一个人经历孩子哭闹,一个人经历所有的状况,这时候老公不给生活费,外遇,婆婆念叨,借钱过日子转不动还不上等所有的压力下崩溃是早晚的三亚女子坠楼事件原因。一个女人崩溃了她会觉得只有死才会解脱,孩子留着也是没人爱没人看没人用心教那就带着一起吧的想法。所以不是为什么那么多女人带着孩子跳楼,而是应该考虑是不是要建立更完善的法律让一个带娃妈妈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有一种活着的底气。而不是回顾一圈无人可靠,无人可帮。

女人不生孩子,为什么要结婚?

1、“女人不生孩子,还要结婚?”,这是婚姻问题的两个方面,两者是不是划等号,还取决于不少的决定因素。

2、男女双方步入婚姻殿堂是为了追求幸福美满的生活,而孩子,一般来说,是升华夫妻感情的最好纽带!夫妻就像一件对襟衣服,孩子就像衣服的纽扣,衣服不扣扣子,春秋夏的时候可以很拉风舒服,冬天就不是多么惬意了!所以孩子的到来和存在与婚姻的幸福指数并不冲突,相反还会进一步密切夫妻感情,提升夫妻幸福和安全系数!

3、传宗接代尽管是老观念老传统,但对维系家庭和谐和幸福非常重要!更对优化国家人口结构比例也有重要意义!现在国家放开二胎生育指标目的就在这里!甚至有些人口专家还主张放开三胎生育指标,可见,生育课题不但关乎家庭,还关乎社会!

4、社会经济的发展和人们观念的进步,导致妇女的经济独立自立意识越来越得到提升,但生孩子是两个人的事,还是好好协商解决的好!

你印象最深刻的案件是什么?

明代泰原府寿阳县有一寡居男人叫余国祯,其为人不知廉耻,常常干出伤风败俗之举。

余国祯生有三子,大儿子名叫春曦,刚娶妻汪氏半年有余。当时正遇夏天干旱,晚上,春曦到田地里去趁夜浇水,妻子汪氏一个人在房中沐浴。

余国祯知道自己儿子今夜不归,所以冲进汪氏房内,欲图不轨之事。汪氏见人进来,以为是丈夫归来,等来人走进才发现竟然是自己公公,一时之间惊吓得衣服都来不及穿上。

余国祯一把抱住汪氏,汪氏力小,不能推脱,也不敢大声呼救,只得从了公公余国祯。自此之后两人常常同寝,但是碍于大儿子在家,行事不便。

余国祯于是给了大儿子五两银子令其外出做个生意,春曦拿着这钱外出,三月未归,公媳二人则每夜同寝睡眠。春曦在外贩卖棺材,获利颇丰,更是不常在家,随了那二人心愿。

过了三年,二儿子春旭娶了黄氏为妻,两个月后一天,黄氏找嫂子汪氏闲聊,径直走进房中,不料撞破余国祯和儿媳妇汪氏好事。黄氏急忙逃避,余国祯一看放开汪氏下床去追黄氏,擒住黄氏也拉到床边,软硬兼施,汪氏更是助纣为虐,黄氏只好从了公公余国祯。

二儿子也不经常在家,于是余国祯、汪氏和黄氏三人平日谨慎小心,常常同吃同住,两个儿子都不知道家中丑事。

又过了数年,轮到三儿子春明结婚了,他娶妻石氏,要说这石氏长得如花似玉,比汪氏和黄氏漂亮十倍,但是性格却十分刚烈,恪守妇道。

余国祯见两个儿媳都手到擒来,对这个漂亮的小儿媳妇石氏更是垂涎不已。于是忽悠汪氏说:“之前黄氏多亏了你我才能得到,我很感激你,这次石氏你也要帮我,今后我多分给你家财。”汪氏说:“现在谎骗我,等明日石氏一到手,你就把我撇一边了,分家财更不会想着我。”余国祯赶忙发誓道:“我不是那负心汉,对你们三人,我会一视同仁,不会冷落了你。”

遇到二儿媳妇黄氏,余国祯则说:“咱们三个人天天在一起快活,事情保密的好,无人知晓,但是石氏嫁过来一个月了,怕今后咱们三人之事被她撞破,说出去对你我都不好,还不如你和汪氏帮我,把石氏也拉下水,这样她就不会出去乱说了。”黄氏则爽快答应道:“此事简单,不用担心。”

第二日,春明兄弟三人都不在家,汪氏、黄氏两人唤石氏一同到房间坐坐聊些家常话。叫了两次,石氏才缓缓走进黄氏房间,没过一会,余国祯就从外边进来了,石氏一看,急忙起身准备回避,黄氏说:“不用走,坐着吧。”

余国祯故技重施,走上前来,抱住石氏,石氏不从,挣扎不止,汪氏和黄氏两人赶忙上前帮忙,石氏意欲呼救,汪氏赶忙掩住其口,余国祯则趁机行事。

事毕,石氏满面羞愧,整理好衣服妆容,忿忿离开,谁知其性格刚烈,回到房中就上吊自杀了。

三个儿子回来后,春阳到房内一看,妻子石氏自缢身亡,惊恐之后嚎啕大哭,周围邻居都来看,皆不清楚其中缘由。春明问两位嫂子,皆回答不知道。春明找人通报自己岳父岳母家。

岳父岳母赶到余家,看到女儿惨死,认为是春明与妻子吵架致死,春明解释说早上走的时候还好好的,我下午回来就看见悲剧一幕。

石父石母一气之下将余家告上县衙,余春明也向县官递了状纸,希望周县令可以断案,找出杀人凶手。

周县令是断案高手,立马将余家三个儿子和两个儿媳带到大堂外踊道跪下,县令一个一个询问,问道大嫂汪氏时,汪氏答道:“那天上午,我和二嫂黄氏两人在房间内聊天,石氏自己一人独处其房内,我也不知道她为何会寻了短见。”

县令问道:“你们二人在一起,为何没有叫石氏一同闲聊?”汪氏回答:“叫了两次,但是都没有来。”县令察其言语觉得不可信,于是叫汪氏下去,让二嫂黄氏上堂。

同样的问题,黄氏回答道:“石氏嫁过来后,几乎不出门,常常独自一人坐屋内,不知道为何想不开?”县令则说:“刚才你大嫂汪氏说你们三人同坐聊天,为何你却说她独自一人在屋里。”

黄氏哪知这是县令在诓骗她,于是赶紧说:“后来我们叫了她两次,她就过来了。”县令大怒道:“既然在一起,为何石氏会上吊自杀?”黄氏解释道:“我们坐了一会,她就走了,回去就上吊,我真不知道缘故。”县令则说:“刚才汪氏说是你和石氏争吵才使她生气上吊。”黄氏则连连喊冤,说话也吞吞吐吐。

县令于是让黄氏下去,又将汪氏带上堂来,惊堂木一拍,喝道:“大胆刁妇,刚才黄氏依然承认,是你们三人同坐,为何欺骗于本官。”汪氏则大惊失色,说话推七阻八,指东话西。

县令又唤上老大春曦和老二春旭,问汪氏、黄氏是否与人通奸,皆答没有。县令对唤上的三儿子春明说:“汪氏、黄氏必与人通奸,胁迫你妻从之,回去后就羞愧自缢了。”春明则说:“我妻死后,将其从梁上卸下,外衣整齐,但是内衣却撕裂。”

县令一听,觉得推理定然不错。于是将汪氏和黄氏严加拷打,最终招供,承认是受公公余国祯蛊惑,胁迫石氏,石氏刚烈,受辱后自缢。

等县令派遣去捉拿余国祯的衙役到了余家时,却发现余国祯已经投水自杀了。那两位恶毒妇人也全部入狱,秋后问斩。

翁不翁、媳不媳,行同畜类,紊乱纲常,幸亏县令英明,才侦破此案。

标签: 案件 深刻 印象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