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sla全球及中国销量,特斯拉2021年国外销量?

访客 0 0

特斯拉2021Q1销量再度突破18万辆tesla全球及中国销量,美国新能源政策超预期,持续看好电动车产业链

近日特斯拉公布2021Q1产销量数据,2021Q1全球交付量18.48万辆,同比+108.8%,环比+2.3%,符合我们此前的预期,我们维持此前2021年特斯拉全球交付量预期97万辆不变。另外,拜登宣布约2万亿美元大规模基建和经济复苏计划,对电动车和新能源发电的投资是其中的关键举措。总体来看,中欧新能源汽车景气度将延续,未来五年内美国交付量或将持续超预期,我们预计2021年全球新能源汽车交付量有望达490万辆(其中中/ 欧分别为230万辆/ 205万辆),同比+56.8%。受益标的:宁德时代、恩捷股份、亿纬锂能、天赐材料、当升科技、容百科技、璞泰来、科达利、三花智控、宏发股份、中科电气、星源材质等。

特斯拉2021Q1全球交付量达18.48万辆,Model Y放量是主要驱动力

特斯拉2021Q1实现交付量18.48万辆,同比+108.8%,环比+2.3%,其中Model 3/ Y合计18.28万辆;产量18.03万辆,同比+75.6%,环比+0.3%,符合我们此前预期。根据EVsales数据,1月全球Model 3/ Y交付量分别为2.16/ 0.96万辆,2月全球Model 3/ Y交付量分别为2.8/ 1.4万辆,我们预计3月Model 3/ Y交付量合计约10.5万辆(其中Model 3/ Y分别6.5/4万辆)。我们预计2021-2022年特斯拉全球销量分别为97/ 131万辆,分别同比+94.4%/ +35.3%。

拜登政府新能源政策稳步推进,美国电动车销量有望超预期增长

拜登宣布将推出2亿美元基建和经济复苏计划,其中电动车和新能源发电是重头戏。虽然本次提案还需国会批准,但也充分反映了拜登政府对此前竞选时承诺的逐步兑现以及对新能源领域充分的重视。

有关电动车的主要政策包括:(1)总投资规模达1740亿美元;(2)帮助美国企业制造电池和电动车,推动从原材料到零部件的国产化;(3)对美国生产的电动车提供销售回扣和税收优惠,为地方政府和个人部门提供赠款和激励;(4)目标在2030年前建设50万台充电站网络;(5)通过联邦采购,包括美国邮政局在内的65万辆联邦车队电动化;(6)推动未来公共汽车100%电动化等。

我们预计在拜登政府新能源政策加码的大背景下,美国电动车销量有望超预期增长。2019年美国汽车销量1710万辆,其中电动车销量32.92万辆,假定2025年美国电动车渗透率达20%,对应销量高达342万辆,6年内销量CAGR高达47.7%。

2020特斯拉全球各国销量?

特斯拉公布了2020年度全球产销量数据,全球产量为50.97万辆,销量为49.95万辆,其中Model 3和Y的年度产量超过45万辆,交付量超过44万辆,这是电动智能汽车的历史时刻。 随着Model Y产能的释放,以及全球市场销量的增长,特斯拉的全球销量将2021年继续高速增长,增长率有望突破50%。 历史上从来没有这么一家车企,放眼未来几年都不会有哪一家车企能够超越特斯拉,就连大众,丰田等跨国车企的电动汽车,也似乎没有可能超越持续高速增长的特斯拉。

特斯拉完成纳税需要多少销售额?

特斯拉每年必须支出18%的全年销售额,才能在中国政策的巨大红利下,通过上海工厂实现扭亏为盈。

7月30日,特斯拉在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的一份最新季度申报文件中披露,该公司就特斯拉上海工厂的土地使用权,与上海市政府签订了为期50年的经营租赁协议。同时,从2023年底开始,特斯拉上海工厂每年必须缴纳3.23亿美元(约22.3亿人民币)的税收,如果无法满足这块土地将被政府收回。

据了解,上海超级工厂是特斯拉全球布局的首个海外大型生产基地,而选址初衷就是为了能够在中国这一最大汽车市场借助政策优惠,占据重要的市场份额,从而以更低的生产运营成本实现最终盈利。如今,随着特斯拉上海工厂逐渐完工,投产规模以及战略规划都成为外界关注的重点。

不久前,特斯拉首席执行官马斯克(Elon Musk)将中国工厂产能目标由每周3000辆Model 3汽车的原计划下调至1000-2000辆,以至于其对中国的承诺受到各方质疑。而根据此次公布的协议,特斯拉需要在未来5年内完成对上海工厂20亿美元(约140.8亿人民币)的投资,这意味着尚未盈利的特斯拉在中国市场仍将面临不小的压力。

22亿纳税额占2018全年在华销售额18%

作为中国新能源汽车开放外资股比限制后的首个落地项目,特斯拉上海工厂早在去年就开始受到政策红利的“保驾护航”。

2018年6月,发改委和商务部共同发布了《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8版)》,文件在原有规定“汽车整车制造的中方股比不低于50%”的基础上,增加了“除专用车、新能源车外”一项,为特斯拉在华投资彻底清理了障碍。

此次公布的22.3亿纳税额,在外界看来,似乎对特斯拉有些苛刻,事实上,对比2017年上海前100名企业纳税数据就能发现,特斯拉的税收标准仍在享受着中国政策的红利。

资料显示,2017年上海市百强纳税总额合计为4427亿元,平均每家企业44.26亿元,上汽集团、上海烟草、交通银行分别以912亿元、885亿元、332亿元名列前三。其中,有9家企业纳税总额在100亿元至913亿元之间,有35家企业在10亿元至100亿元之间。

由此看来,特斯拉22.3亿元的纳税额相当于上海全市企业中50名左右的纳税标准。这对于一家大型跨国车企特别是电动车领域的头部企业而言,并不是一件难事。以此前特斯拉公布的国产Model 3车型预售价32.8万元为例,大约销售6707辆车便可支付一年的纳税额,相当于2018年全年在华销售额的18%左右。

今年上半年,特斯拉在全球共取得109亿美元的销售收入,相比去年同期的74亿美元,增长了近47%。而作为最重要的市场之一,特斯拉在中国的表现同样增速明显。数据显示,1-6月,特斯拉在华销售新车收入为14.7亿美元,同比增长42%。

尽管营收情况与预期还有一些差距,但增长的销量也使得特斯拉对中国市场保持信心。特斯拉在报告中表示,“我们相信即使我们的实际车辆产量远低于我们预期的数量,资本支出要求和税收目标也是可以实现的。”行业人士认为,以马斯克长期以来的野心来看,为尽快实现盈利,这些税收、投资等方面的巨额支出似乎并不值得一提。

6000万研发资金被砍 削减各方成本以求盈利

多年来,马斯克一直热衷于线下直营店模式,通过不断开设服务中心和连锁商店来增加特斯拉的销售量。然而,由于营收亏损一直未有好转,特斯拉不得不以削减成本为由关闭世界各地的众多零售店。

不过,关闭门店似乎并没有预想中的削减成本,提振公司的盈利能力,反而仍在持续亏损。根据特斯拉公布的财报数据,今年第二季度,特斯拉营收63.5亿美元,不及此前市场预期的64.3亿美元,净亏损达到3.89亿美元。而该季度业务重组支出费用也高于去年同期,达到1.17亿美元。

今年3月,特斯拉宣布关闭线下门店至今,马斯克也多次改变主意,试图挽回进一步的亏损。从关闭全部门店到关闭一半门店,如今又回到原点:继续增加特斯拉的实体店和服务中心。特斯拉方面称,因关闭门店这一措施,公司损失了大约4880万美元。而为了弥补这一损失,特斯拉甚至放弃了部分研发资金。

在此次公布的报告中,特斯拉表示,“在2019年第二季度,由于我们放弃了进一步的研发工作,确认了4700万美元与知识产权研发相关的减损,以及减少了1500万美元的相关设备费用”。马斯克在致股东的季度信中透露,他和首席财务官正在简化公司运营方式,专注于扩大生产地区和可持续生产现金流。

目前,特斯拉已将2019年资本支出目标从20亿美元下调至15-20亿美元之间。截至第二季度末,特斯拉持有50亿美元现金和现金等价物。行业分析师认为,不管是财务数据还是季度报告,都不可避免地暴露了诸多疑问,尤其是关于稳定增长以及将之转换为利润这方面的能力问题。

利润下滑、高管辞职 特斯拉面临内外双重压力

自2010年6月上市以来,特斯拉从未实现过全年盈利,每个季度的业绩仍不稳定。2018年下半年扭亏为盈,但好景不长,今年上半年又出现了新的亏损。尽管第二季度营收相比去年同期增长58.67%,但大幅增长并未给特斯拉的亏损带来积极影响。数据显示,特斯拉第二季度净亏损为3.89亿美元,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达到4.08亿美元。

由于营收、盈利均不及分析师预期,在第二季度财报发布后,特斯拉盘后交易股价下跌近14%。特斯拉方面则表示,下半年公司仍然有望实现盈利。预计电动车销量将在下半年持续增长,目标在今年实现36万至40万辆的销量。不过前6个月累计销量低于全年预期的一半,意味着特斯拉需要在剩下两个季度中都销售至少10万辆才能够达到目标。

事实上,特斯拉的压力不仅仅体现在业绩方面,包括管理层在内的人事动荡也降低了特斯拉部分投资者的信心。

众所周知,Autopilot半自动驾驶功能是特斯拉在自动驾驶领域的关键,而在过去几个月中,Autopilot的研发团队至少有11名成员相继离职,原因则是马斯克不满研发进度,与该团队之间产生了各种矛盾。

除了关键团队成员,特斯拉高层人才也在逐渐流失,仅在一个月的时间内就有三名高管选择离开,包括特斯拉内部和外部工程副总裁史蒂夫•麦克马纳斯(Steve MacManus)、欧洲副总裁简•欧米克(Jan Oehmicke)以及弗里蒙特工厂负责所有汽车制造的生产副总裁彼得•霍霍丁格(Peter Hochholdinger)。

在最近的一次电话会议上,马斯克宣布,公司联合创始人兼CTO JB Straubel即日起离职,出任公司高级顾问。作为与马斯克一同创立特斯拉的JB Straubel,不仅是特斯拉核心电池管理技术的发明者,同时也负责多项车辆技术和工程设计方面的工作。此次离职虽然没有完全离开特斯拉,但也从侧面说明了公司内部确实存在矛盾。

从降低中国工厂产能目标到多名高管离职出走,不难看出特斯拉正面临着内部外部多方面的压力。在外界看来,特斯拉上海工厂的快速进展以及中国市场销量的不断增长,特别是中国政府给予红利政策,对于特斯拉实现规模效应降本增效、扭亏为盈至关重要。而如何按照既定的规划逐步落实,显然是特斯拉目前最需要考虑的问题。

标签: 特斯拉 销售额 纳税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