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杯邀明月下一句,李白《月下独酌》“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有哪三人?

访客 0 0

李白的诗举杯邀明月下一句,如李白的名字,跳跃在每个爱诗词的人心头。

白诗的执着与深情穿越千年,与我们不期而遇,他的洒脱与无奈,豪情与可爱。让人无端欢喜,无端忧愁。

他的诗色彩斑斓,李白斗酒诗百篇,刻印在人心上最深的就是他的酒香,他的月光。

“小时不识月,呼作白玉盘。”“却下水晶帘,玲珑望秋月”“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李白从一个月亮走进另一个月亮。时而步履轻盈,时而步履蹒跚。

缓缓揭开一首诗篇,带你走进李白的一页月光。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醒时相交欢,醉后各分散。(另版本“相”为“同”)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

小时候读这首诗,我最疑惑不解的就是这句“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我曾经不知道是哪三人,李白与影与月吗?月怎么能称之为人呢?影也许可以称之为人吧!

李白、月、影,这三者有怎样的关系呢?谁是主谁是客?李白赋予它们怎样的感情?

一首诗是一个整体,不可剥离,所以就笼统的讲述。

影何为人,当我读了陶渊明《形影神三首》我才明白李白是认可陶渊明的说法。影是形体的一部分。它未曾开口,也有感知。

形影不离,影是形的无声陪伴者。你仔细关注过自己的影子吗?时下有句话说:“蹲下来抚摸自己的影子。”多半是受伤了的话语。我想说:“静下来,与自己的影子聊聊天。慢下来,问问影子,人需要追求的是什么色彩的梦。与影子说话,你也许会有所感悟”

关注一片影的人,该是多么的细腻,多么的敏感,也可以说多么的孤寂,如李白。

“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醉了酒的李白越发的真性情。月与影都是客人,我是主人,我歌我舞,由它们相随,我动扰乱了它们的静。大概它们也是欢喜的。

月称之为人,因此月是李白的朋友。我甚至想李白改名为李月更合适。

月是李白最忠诚的卫士。

有了月亮连烛光都不需要了,就站在月亮底下,独饮独舞,多么凄清美妙的画面感直至今日我们仍能感受。

我想站在不远处看着,当李白举起酒杯的时候,月亮的光影投进到李白举起的酒杯里,被李白一口喝下。喝尽月光的感觉是什么样的呢?

难怪李白写了那么多首与月亮有关的诗,原来他曾喝下了无数杯月亮酒。

当他抬头望,天上的月亮还在,再低头,再举杯,月光仍在,一口喝下,月光抚慰了诗人的愁肠。

清风明月一壶酒。 白天李白忙着奔波,夜深人静的时候是思乡的时候,是孤寂爬上心头的时刻,他的心思赋予谁呢?天高水长,只字片语也传达不到亲人朋友身边。

唯有一轮明月或圆或缺,挂在天上,皎洁柔和,似有所语。

月光探进李白的胸口像一只温柔手抚慰心肠。

月光如水,月光如诗。诗如李白。

白天的李白像太阳光芒万丈,豪情满怀。带着救济天下的抱负志存高远。

夜晚的李白像明月,清澈澄明,皎洁如诗。带着对亲人的思念,拥抱自己。

月、影、李白三者,显的孤寂而又优美。在《月下独酌》这首诗里,李白以酒为媒,以歌为证,以舞为情。与月与酒,一醉方休。

读一首诗,感受一抹月光沁香。

读一首诗,感受一程山高水长。

读一首诗,感受一场文字江山。

读一首诗,感受一点郁郁乎文。

诗词之美,美在韵律,美在意趣,亦美在深情。

无论是春花秋月、对月思乡、长亭送别、隐居山野,落魄失意、缠绵悱恻……

诗中的场景和,纵然隔了千年,仍牵扯着后来人的心畔。

读诗你会遇见真正的自己。

标签: 月下 举杯 李白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