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新疆棉花是什么原因,新疆棉花风波的深度思考:说一点我个人的判断

访客 0 0

文 | 缓缓君

首发 | 缓缓说

H&M等欧美品牌禁用新疆棉花的风波已经引发了广泛的讨论,这里就直接说我的判断了最近新疆棉花是什么原因:

这件事的操盘手是美国,澳大利亚负责出面干脏活,通过炮制涉疆的虚假报告,联合国际行业协会(BCI)取消对新疆棉花的认证,以此来迫使一众欧美品牌和新疆棉花划清界限。

从某种意义上讲,H&M、GAP、Zara、耐克、阿迪等品牌其实是被卷入了复杂的国际政治博弈。

但既然他们已经做出了选择,伤害了中国的利益,我们就必须予以还击。

这步棋在特朗普执政时期其实就已经在下了,但特朗普并没有完全发挥出这步棋的威力。

更恶心人的是拜登。

为什么这么说?

后面我再详细展开。

总之,这次的新疆棉花风波,影响很恶劣,包括经济层面,外交层面,政治层面等等。

以下是详细分析。

01

先说BCI(Better Cotton Initiative),即“良好棉花发展协会”,这是一个注册于瑞士的非政府组织,成立于2009年。

按照该组织自己的说法,他们致力于在全球范围内推广良好棉花,并为农民提供培训,促进行业可持续发展。

显然,这些工作都是需要花钱的。

但BCI是一个非营利性机构,那么,钱从哪里来?

BCI的启动资金来自荷兰拉波银行和WWF(世界自然基金会),但银行和基金会不可能一直赞助下去,后来就只能靠BCI自己筹钱。

他们想到的办法是向企业收“会员费”。

即拉拢H&M、耐克、阿迪这样的品牌加入BCI的会员,而BCI则为这些品牌提供经他们认证的“合格供应商”名单。

BCI的认证不仅包括棉花品质,还要确保这些棉花由劳动者“体面劳动”(即不能通过雇佣童工、侵犯人权等方式)所得,后者会影响企业的品牌形象。

对于企业来说,有BCI认证的一个明显优势就是省心(降低供应链风险),所以他们愿意出钱。

而当加入BCI的国际巨头越来越多之后(截止2020年年底会员数量已达到数千家),该组织逐渐从一个民间的行业协会变成了一个类似于“国际标准”的存在。

如果哪个产地的棉花无法获得BCI的认证,就会被各大品牌默认是不合格的产品,会被剔出他们的供应链(从这里我们也可以看出,掌控标准的重要性)。

那么BCI和中国的关系怎么样呢?

中国的棉花产量大概占全球的1/4,并且中国的棉花品质相当不错,所以从2012年BCI在上海建立办事处开始到2019年底的时候,BCI和中国都有着不错的合作。

根据该组织2018-2019棉季的年度报告,中国是仅次于巴西和巴基斯坦的全球第三大良好棉花生产国。

在2020年1月时,BCI也表示将继续在新疆运营。

但变故就发生在两个月后。

2020年3月,BCI突然就取消了对新疆棉花的认证。

为什么会这样?

我认为和澳大利亚智库的一份虚假报告有关。

2020年3月1日,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发布了一份题为《贩卖维吾尔族:疆外的“再教育”、强迫劳动和监控》的报告。

该报告宣传,他们在新疆找到了380个疑似为“集中营”的地方,且根据最新的“卫星图像”显示,中国仍在扩建“集中营”。

然而对比谷歌地图的坐标我们就可以发现,被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标注为“集中营”的地方,其实是当地的敬老院、物流园、退伍军人事务局、工商信息化局、以及各地中小学等。

(图: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报告”中所称的“拘留中心”(坐标:38.8367N,77.7056E),实际上是新疆喀什地区麦盖提县敬老院)

这完全是一份混淆是非的虚假报告。

但他们的目的就是——以新疆的“人权”问题为由,试图搞乱中国(这一点后面会再具体展开)。

并且这步棋获得了立竿见影的效果——新疆棉花在报告发布的当月就被踢出了BCI的认证(而BCI认证的取消又导致了新疆棉花被各大品牌禁用)。

其实3月份的时候,BCI并没有给出取消认证的理由,直到2020年10月,BCI在正式公告表明,取消认证是因为“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持续存在的强迫劳动和其他侵犯人权的指控”。

时间和理由都对上了,所以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澳大利亚的那份报告,在这件事中,起到了极为关键、极为恶劣的影响。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是什么来头?

这是一家具有澳大利亚官方背景的智库,成立于2001年,启动资金来自澳大利亚国防部,后者将持续为ASPI提供资金至少到2022年。

澳大利亚国防部的拨款大约占该智库经费的40%。

根据米里亚姆·罗宾在《澳大利亚“中国观”转变背后的智库》一文中的披露,ASPI的资金来源还包括:

1.洛克希德·马丁、雷神等美国军火商;

2.微软、谷歌、甲骨文、澳大利亚电信等西方科技公司;

3.美国国务院、英国外交和联邦事务部以及北约等境外资助。

这些“金主”多多少少都和中国存在竞争关系,或者可以通过炮制中国威胁而获利。

所以该智库其实是在充当“金主”的打手。

至于其最大的金主——澳大利亚政府,近几年更是持续充当反华的“急先锋”。

这就是为什么我会说,澳大利亚是出面干脏活的那个人(至于澳大利亚为什么如此反华,我在《澳大利亚反华的深层原因》一文中有专门的分析,本文不再展开)。

但澳大利亚终究也不过是个马仔而已,幕后的操盘手还是美国。

02

2009年,新疆乌鲁木齐发生了“7·5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造成197人死亡,1700人受伤,331间店铺和627辆汽车被烧毁。

而且这是一次无差别杀戮,死亡者中汉族、维族、回族、满族都有。

然而,就是这样一起带有恐怖主义性质的、极为恶劣的暴力犯罪事件,竟然被美国认定为中国政府“对少数民主的镇压”。

讽刺的是,今年1月,特朗普支持者冲进国会山搬走了讲话台和佩洛西电脑的那场闹剧。

反倒被美国联邦调查局定义为一次“国内恐怖主义”活动。

你说双标不双标?

这种双标的背后,完全是出于美国国家利益的考虑。

2018年,美国陆军退伍上校威尔克森在某次谈论中表示:新疆有两千万维吾尔族人,如果中情局想破坏中国的稳定,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利用这些人来制造动荡,从内部搞乱中国。

威尔克森是美国前国务卿鲍威尔的幕僚长(而鲍威尔就是因为“洗衣粉”而出名的那位),他的观点可以代表相当一部分美国政治精英的想法。

只要是有利于搞乱新疆、搞乱中国的,美国都会想方设法提供支持,不管他们是不是在搞恐怖主义。

2013年10月28日,3名暴恐分子携带31桶汽油、20个打火机、5把长短刀等作案物品,驾驶吉普车闯入北京天安门东侧行人便道,疯狂冲撞游客及行人,并点燃车内汽油,造成2人死亡、40余人受伤。

2014年3月1日,中国云南省昆明市火车站发生一起严重暴力恐怖事件,一伙蒙面暴徒在火车站挥刀砍杀无辜群众,造成31人遇难、141人受伤。

再加上2009年乌鲁木齐的“7.5事件”。

这些恐怖主义行径都和以热比娅为首的境外“疆独”组织——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以下简称“世维会”)有关。

而热比娅和世维会,则长期接受美国的资助。

根据美国独立新闻网站“灰色地带(Grayzone)”披露,“世维会”自成立之初就得到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的支持,仅2016年以来,NED为“世维会”提供的资金就达128.4万美元,此外,还为其附属组织提供了数百万美元的额外资金。

这些项目往往以“维吾尔人权项目”的名义进行包装,实则是为暴力、分裂、叛乱甚至是恐怖袭击活动提供资金支持。

看到这里,老读者应该会比较眼熟。

又是这个臭名昭著的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

这家机构我在之前的香港系列文章中专门扒过,它的本质,就是美国中央情报局(CIA)的“黑手套”。

CIA毕竟是美国的官方机构,有些事做得太过了会牵扯到美国政府,所以才专门成立了NED。

按照NED元老艾伦·温斯坦的话来说,NED做的很多事都是25年前CIA秘密进行的,某种意义上,NED就是CIA的前线组织。

从洪都拉斯政变,到颜色革命,到阿拉伯之春,再到我们新疆和香港的动乱,这背后都是美国在操盘。

而新疆棉花的风波,只是美国遏制中国这盘棋局中的其中一步。

这步棋,从特朗普执政时期就已经在下了。

找马仔(澳大利亚)出涉疆虚假报告把新疆棉花踢出BCI的认证是其中之一。

其实在2020年7月,特朗普还发了一个禁令,把南昌欧菲光、合肥美菱等11家中国公司列入实体清单,理由是这11家公司雇佣了包括维族人在内的新疆穆斯林。

美国政府的说辞是,这些公司把穆斯林从新疆转移到中国的其他省份,是在强迫劳动,侵犯了人权。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实是中国政府和企业出于好意,为维族同胞提供的扶贫项目。

因为新疆本地能提供的就业岗位是有限的,找一些企业专门为维族同胞预留一些岗位,可以更好地帮助他们解决就业难题。

其实类似的事美国也有在做,比如让一些企业为非洲裔和拉美裔预留一定的比例。

但在美国,这叫维护种族平等,而中国做了,那就是“强迫劳动”。

关于西方世界对新疆问题的抹黑,外交部也好,中国媒体也好,其实多次做了辟谣,列举了大量的事实, 还引用了新加坡《联合早报》等外媒的报道作为依据。

(这里面的信息量比较大,本文就不再展开了,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自己去查阅原文)

但现实就是,西方世界根本不听。

有一件事我印象很深。

CGTN(中国国际电视台)曾经发布过一部关于新疆的反恐纪录片《中国新疆,反恐前沿》,专门做成了中英双语,希望能让更多外国网友了解真相。

CGTN怕50分钟的纪录片国外网友没耐心看完,又把它分成了4个小结发在“youtube”的视频网站上。

结果24小时后,只获得了2000多次的点击。

要知道CGTN有100多万的订阅,相比之下,2000多的点击量实在是少得可怜。

2019年12月9日,华春莹在记者会上做了一个现场调查,问在座的外国记者朋友们当中,有谁看过《中国新疆,反恐前沿》和《幕后黑手——“东伊运”与新疆反恐》这两部纪录片。

结果没有一个人举手。

华春莹说她感到很失望,并发出了一连串的灵魂拷问:

“你们不是告诉我们,你们一直秉持着客观公正全面的立场吗?你们也非常关心涉疆问题,当有一些别有用心的撒谎者撒着关于涉疆问题的弥天大谎时,你们趋之若鹜,而当新疆的事实和真相展现在我们面前时,你们却避之唯恐不及,这是为什么?你们在担心什么,你们在害怕什么?你们难道真的不愿意静下心来认真做一些反思吗?”

其实西方世界不仅是不听中国传出的声音,像法国作家马克西姆·维瓦斯,于2016年和2018年两次实地走访新疆,然后出版了《维吾尔族假新闻的终结》一书。

按理来说这种由外国作者通过“田野调查”获得的一手资料,远比一些坐在办公室里拍脑袋写的涉疆报告要有可信度。

(马克西姆·维瓦斯)

但这部历经四年写成的著作,国外也根本没人看。

现实就是,西方世界已经认定了,新疆有问题,什么的“强迫劳动”“集中营”甚至连“种族灭绝”的帽子都往我们头上扣。

但凡有人发出不同的音声,他们就一副“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的态度。

反正在西方人眼里,他们认定你有,你就有,没有也得有。

这背后其实潜藏着一种居高临下的优越感。

03

新疆棉花风波会对我们造成什么影响?

一方面是可以打击中国的棉花产业以及背后的服装纺织业。

中国是世界最大的棉花消费国和第二大棉花生产国。

2020/2021年度棉花产量约595万吨,总需求量约780万吨,年度缺口约185万吨。

从数据上来看,我们确实是自产的棉花都不够用。

但这里还有个问题是,美国希望打击的是和棉花有关的整个产业链。

中国之所以棉花不够用,那是因为中国是全世界最大的纺织生产国。

并且为了保护本土棉花的价格,政府对进口棉花其实采用了配额制度。

但如果欧美品牌集体抵制新疆棉花,厂家又受到配额限制影响生产,那么出于经济利益考虑,他们可能就会直接搬去印度、东南亚设厂,然后在当地采购印度棉或者美国棉(不用受配额限制)进行生产。

从而打击到中国的棉花产业乃至整个服装纺织业。

而这又会影响到新疆乃至全国的稳定。

新疆的棉花产量占到全国的80%以上(2020/2021年度,新疆棉花产量520万吨,占国内产量比重约87%),是当地种植户尤其是南疆维族农民的主要收入来源,背后涉及到数百万维族同胞的生计问题(这也是为什么中国要对进口棉花进行配额限制)。

如果新疆棉花产业遭到重创,导致大量维族同胞没有工作,到时候就会带来巨大的社会治安问题。

你想想看,如果真的造成上百万人无所事事,然后极端宗教思想这个跳出来倒腾一下,到时候新疆的恐怖主义势力是不是就有可能东山再起?

真的是用心险恶!

而中国的服装纺织业,影响范围就更广了。

劳动密集型产业虽然不像芯片那样有很高的科技含量,但它解决的就业岗位特别多。

根据2018年的数据,我国和服装纺织业相关的就业人数大约为2500万人,如果服装纺织业工厂集体外迁,造成大量工人失业,这又会成为一个全国性的社会隐患。

所以表面上看,美国只是搞了新疆的棉花,但影响的是新疆乃至中国的稳定,可以说是相当阴险。

当一群流氓要围殴你的时候,“按住一个往死里打”是一种有效的策略。

毕竟杀鸡儆猴可以起到震慑作用,所以舆论集火H&M我认为是没错的。

但我觉得耐克其实做得更加恶劣。

在耐克的公告中,不仅表示自己没用新疆的棉花(纺织品或纺纱),甚至还有这样一段话:

“Our ongoing diligence has not found evidence of employment ofUyghurs, or other ethnic minorities from XUAR, elsewhere in our supply chain.”

翻译过来就是,他们在调查中发现,其供应链中没有雇佣任何维族的员工,或新疆的其他少数民族。

这段话的影响是极为恶劣的。

就是说,他们不允许自己的合作方雇佣维族工人。

那意味着,这是要把我们的维族同胞排除在现代社会的产业链分工之外。

这句话让我感到极为愤怒。

打着为新疆维族争取人权的旗号,实则是害得他们找不到工作。

这种做法,太可耻,太恶劣了!

如果让我来选,那个按住往死里打的名单中,必须有耐克!

04

打击新疆棉花这步棋,在特朗普的任期内就已经做了。

但特朗普并没有发挥出这步棋真正的威力。

对新疆棉花的限制,特朗普政府执行地并不严格,一些企业偷偷用了也就用了,并且还在游说国会能不能取消禁令。

因为这些欧美品牌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也不愿意把生产线从中国搬出去。

中国的人工费虽然越来越高了,但制衣技术成熟、体系完善,物流基建配套好,总体来讲,把生产线留在中国,更加有利可图。

但拜登政府上台后,美国海关及国家边境局就开始严查进口产品中是否有用到来自新疆的棉花。

在去年的美国大选之前,我就不止一次在文章中表明过我的观点——拜登会是一个更棘手的对手。

特朗普这个人看着很凶悍,又是制裁,又是贸易战的,但他做事缺乏耐心和远见。

特朗普喜欢简单、直接、见效快的方式,就好像他发一条信息,“我,特朗普,打钱!”,然后就坐等收钱。

这是特朗普喜欢的方式。

而打击新疆棉花背后带来的政治影响,对特朗普来说有点弯弯绕绕了,所以他没有特别重视,禁令执政得也并不严格。

特朗普做事也缺乏章法。

东一榔头,西一棒槌,不会有那种环环相扣的连环杀招。

而且因为连着竞争对手和盟友一起打,把欧洲不断地往第三方的位置上推。

特朗普也不太在意“吃相”(政治正确的那一套)问题,他要什么就直来直去,严重损害了美国的软实力。

所以我觉得用一句话形容特朗普的风格会很贴切:

一顿操作猛如虎,回头一看二百五。

但拜登政府就完全不一样了。

拜登虽然年纪一大把,甚至连走路都走不稳。

但其实是只老狐狸。

他善于玩阴的,也更重视一项决策背后的长期效果,所以一上台就开始严查新疆的棉花。

而且喜欢又当又立。

明明是为了打击竞争对手来满足美国自身的利益,但他们总能打着“自由”“民主”“人权”的旗号来搞事。

而且不光是自己来搞事,还擅长拉拢盟友一起来搞你。

这次的新疆棉花风波,甚至被拜登当成了团结欧盟一起来搞中国的筹码。

欧盟和中国在价值观上不对付,但毕竟有现实的经济利益基础在。

特朗普执政时,因为经常敲打欧盟,反而让欧盟在经济上和中国更加靠近。

但拜登一上台,就大举人权旗帜,走价值观路线来团结欧盟。

在美国大选之前,我就担心过,如果拜登上台,会不会给中欧投资协定带来变数。

最新的消息是,变数真的来了。

由此可见,拜登绝对是一个比特朗普更加难缠的对手。

05

但拜登政府也有它的弱点。

那就是老人太多,整个班底几乎都是前几任政府留下的元老,思维还没有跟上新形势。

就拿前不久中美高层对话来讲,拜登的国务卿布林肯,对付中国的还是十几年前的老一套,一上来就说硬话指责中国,还拿新疆、香港、台湾问题说事,想要给中国一个下马威。

结果被杨洁篪怼了回去。

而且杨主任话说得很硬,直接来了一句:“美国没有资格居高临下同中国说话,中国人不吃这一套”。

这就好像一个黑社会老大想要吓唬下对手好在小弟面前立威,结果没想到被人当众反手一巴掌扇了回来,颜面尽失。

后面美方一度有点有点手忙脚乱。

有人说,中国为什么这么高调,韬光养晦不好吗,为什么要搞“战狼式外交”。

但在我看来,一个国家的外交策略,应该要和该国的实力相匹配。

就拿美国来说,其实早在1890年,美国就已经是全世界第一的工业强国了,但那个时候美国并没有成为政治大国,在不少欧洲政治家和老百姓的眼里,美国人甚至就是一群乡巴佬。

所以老罗斯福上台后,就大搞“胡萝卜+大棒”的外交策略。

而美国也真的在老罗斯福的任内,实现了国际政治影响力的大幅提高。

今天的中国,和19世纪末的美国,其实有不少共同之处。

工业实力上来了,但国际地位和国家硬实力严重不匹配。

是时候改变我们的外交策略了。

就像美国知名智库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赖恩·哈斯在近期(中美高层对话之后)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的:“中国致力于传递一份信息,那就是他不会在挨打后不敢还手”。

谁要是不相信,可以来试试。

当然,更重要的还是要不断提高我们自身的硬实力。

无论是特朗普执政也好,拜登政府也罢,我们都应该有信心和底气,能突出重围,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历史的进程滚滚向前。

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之路,谁都挡不住!

缓缓君:985高校工科男,时代华语图书签约作者。有一些故事,也有一些观点;有一点理性,也有一点温度,已出版《我就喜欢这样的你》。公众号:缓缓说(huanhuanshuo520)

标签: 新疆 棉花 风波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