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目前大跌,10天跌10亿,2020年买的基金,还能抢救吗?

访客 0 0

最近一周基金目前大跌,“基金”二字频频“跌”上热搜,让人韭韭不能平静。

在2月18日至3月9日期间,合计有1238只基金的净值回撤幅度超过20%。其中,净值回撤幅度超过30%的基金有11只,更是有90后美女基金经理在短短10天内就亏出了10个亿。

不少入场不久的基民们以为买点基金会成为工作外额外的收入,没想到却成了生活中最大的开支。

韭0后们觉得买了基金就不用打工了,结果现在要打五份工。

中年韭皇们更是原本打算的买基金养老,谁知道如今直接被送终。

而经过这次基金大跌后,一些用词也被网友诠释了新的定义,比如:

1、支付宝——最烧钱的手游。

2、 真正的勇士——每天敢于打开基金的人。

3、 买基金不应称为理财,而应称为:赌博/奢侈消费。

4、 不卖基金——名副其实的韭菜,卖基金——被割了的韭菜。

5、 买基金——最神奇的藏私房钱办法,因为不仅别人找不到,就连自己也找不到。

总结一句话就是——买基金不如谈恋爱,被基金绿比被对象绿更让人痛彻心扉。

而随着基金大跌,之前热闹非凡的基民相亲角也沉默了。

就连被大家一度捧在手心里的明星基金经理们,也让人一度为了梦想而窒息。

据媒体报道,“公募一哥”张坤管理的易方达蓝筹精选,2019年公募基金冠军刘格菘管理的广发双擎升级,均创下历史回撤记录。

具体来看,截至3月9日,相对前期高点,该基金回撤22.48%,这也是易方达蓝筹精选成立以来的最大回撤;

广发双擎升级基金净值相对前期高点回撤23.95%,也是其成立以来最大回撤。

基民惨不忍睹,基金经理业绩遭遇“滑铁卢”,从开年到现在,基金几乎天天大幅下跌,究竟该跑还是忍?

大家在暴跌之下,被迫做了时间的朋友,不少人怀疑:在如今A股市场,难道这么快熊市就已经来了吗?

我们丢了的鸡,还回得来吗?

01

年轻人在涨跌面前哭爹喊娘,但他们不知道,如果说中国股市曾经的涨跌是惊涛骇浪,今天这点波动,充其量只能算个小水花。

因为在那个蛮荒的时代,股市里没有秩序。

1990年12月19日上午,上海黄浦江畔历史最悠久的浦江饭店,成为了众人目光的焦点。

因为在这一天,新中国的第一个证券交易所——上海证券交易所正式诞生了。

那时,没有人知道证券交易所要怎么做,就连交易大厅,都是筹备者一边靠自己的想象,一边看书布置出来的。

但股民们的疯狂,已经开始。

早在股市开市之前,上海铁合金厂一位叫杨杯定的工人就已经辞了职,订了73份报纸,发现了其中的一条消息:中国将开放国库券交易。

于是,他找亲戚朋友借了14万元,一年之后就滚成了100万元,得名杨百万。

那时还只有10元面值的人民币,没有点钞机的杨杯定,每次回家都和老婆对着数钱,一直数到手抽筋。

在股市里,他更是成了第一批吃螃蟹的人,他给自己的孙子取名叫杨线(阳线),小名就叫涨停板。

尽管那时炒股十分不便,但一夜暴富的梦想,吸引着一个又一个像他这样的人入市。

但股市已经磨刀霍霍,准备收割一波又一波韭菜。

人们绝不会想到,在买股票这个环节,自己就会被收割。

1992年,深圳要发行5亿股新股。因为买的人太多,因此,决定发售500万张抽签表,也就是认股证,买一张认股证可以买1000股新股。

北京的丁先生从深圳的朋友那里听说后,怀揣着5万元跑到了深圳。

但眼前的景象却让他大吃一惊。

整整300个售表处,提前3天就排起了长队,担心有人插队,人们无论男女老少,不论是否相识,每一个人都抱着前一个人的腰。

排队的现场,居然达到了120万人。

尽管如此,有人仍然在排了两天两夜之后,在发售前半小时绝望地被挤出队伍;

侥幸留在队伍里的人,也并没有那么幸运。因为发售的组织工作存在重大失误,许多网点发生了严重的舞弊行为。

有的发售点,营业才两三个小时就宣布卖光,但数千人的长队,竟然只有三十多人买到了抽签表。

此时,却有“黄牛”手握数以百计的抽签表登场,以每张700-1000元的价格兜售。

接着,银行宣布推迟收表时间,这不是给那些黄牛低买高卖的时间嘛,怎么看都是舞弊。

排了两天两夜队的股民悲愤异常,举着“反对贪污、反对作弊”的标语,占领了深南中路,向市政府方向游行。

最终,深圳政府紧急出面,宣布第二天增发50万张新股认购抽签表兑换券,事态才得以平息。

这一年,中国证监会才正式成立,对证券市场的有效监管才刚刚开始。

但买股只是普通股民被收割的第一步,炒股才是庄家收割股民的更大战场。

吕梁是中国股票市场上三位一体的“超级庄家”,他是个小有名气的文人,也是个优秀的财经记者。

他和人联手,先后和国内二十多个省市的120家证券营业部达成了融资关系,先后融资超过54亿元,炒中科创业的股票。

因为个人持股不能超过5%,他们利用了1500个个人账户,控制了80%的中科创业流通股。

他一面买入股票,一面利用自己财经作者的身份,在报纸上发表利好中科系的文章:企业进行资产重组、他们合作的全资子公司着手先进癌症治疗仪器中子后装治疗机的生产与销售,要建立跨国界的大型网络平台......

没有什么基本面、没有什么价值投资,有的只是庄家爆炒。

在短短20多个月内,把股票从13元一路拉升到84元。

然后,他的合伙人开始每天1500万元的抛售股票,意识到这种情况的普通股民,纷纷开始割肉。

2000年12月25日开始,疯涨了两年的中科创业经历了连续9个跌停,50亿市值就此蒸发。

他的合伙人朱大户把数十箱现金偷运出国,吕梁也携巨款出逃,而不明所以的股民们成了被割的韭菜。

吕梁并不是唯一的一个,有“宁波涨停敢死队舵主”之称的徐翔也是如此。

他们利用股市不健全的制度,借助于对个股发表推荐意见,违规炒作。

在他们的共同努力下,无数股民在倾家荡产后泪洒当场,并发誓终生不入股市。

那时的股市,就是赌场,庄家可以随随便便出老千,而股民站着进去,横着出来。

02

2005年,是中国股市的一个分水岭。

因为这一年,中国股市正式迎来了股权分置改革。

有人说,历史在股改这个特殊时刻给了中小投资者一个难得的微笑,这是一次庶民的胜利。

在2005年以前,为了防止国有资产流失,上市公司的股权结构里,包含了流通股和国有股。

流通股可以上市流通,主要是中小股东持有;但国有股不可以在市场上流通,主要是国有股,法人股。

今天的你可能无法想象,在那时,非流通股占了总股本的三分之二,流通股只占三分之一。

一些上市公司的国有股占比甚至高达70%-80%,因为流通股票规模太小,游资只需要很少的钱,就可以控制股价,导致股价大幅波动,吕梁、徐翔之流便很容易得逞。

而股权分置改革的核心,简而言之,就是把原本的非流通股也解放出来,让市场来决定它的价格。

这样一来,游资就没那么容易炒作了,股民对市场的信心也更高了。

再加上人民币升值、基金大规模发行等,在经济的高速发展中,中国迎来了一个全民炒股的时代。

不断入场的股民,在疯狂的催高着股价,中国股市也在一路创造着独属于它的辉煌。

从2005到2007年5月,上证指数已经从998涨到了4000多点,足足翻了4倍。

而过去13年,上证也不过才达到998点。

无论怎么看,股市里,都藏着一夜暴富的秘密。

但牛市,并不代表所有人都能赚钱。

正当人们沉醉在暴富梦想中时,2007年5月30日,一条震撼中国的特大重磅新闻,在午夜零点,悄悄出现在了央视2套的《经济新闻联播》里。这条新闻是:证券交易印花税税率由现行1‰调整为3‰

这被认为是证监会将对股市重拳出击的信号,在一片恐慌的情绪当中,散户和大资金纷纷出逃,当日,900多只个股跌停,许多人挥泪割肉离场。

也就是在这一天,中国股市开户总户竟历史性地突破了1亿户,总市值也创纪录般地达到了18万亿元,和中国城乡居民的储蓄总额相当。

随后回看,那一次下探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挫折,因为上证继续回头疯涨。

那段时间,大蓝筹股狂飙突进,似乎只要上市便能疯涨。

建行上市8天疯涨50%,神话上市首日,从36.99元被炒高到了近70元,此后连续三天涨停,市场上一片繁荣。

于是,人们对号称“亚洲最赚钱公司”的中石油更是充满了期待,中石油一定可以复制这个神话。

2007年11月5日,中石油登陆上交所,开盘价就高达48.62元,但这并没有阻挡投资者的热情,第一天换手率就高达51.58%。

但随后,股价便接连下挫,40元以上买入的900亿资金全部被套。

人们原本以为,下跌只是一段时间,许多散户死守。

但没想到,有些股票,一套便是一辈子。

中石油的股价出人意料地跌到了个位数,市值蒸发了整整7万亿。

中石油成功成为了被套股票界的一座丰碑,让每一个被套的人说上一句: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买入中石油。如若当初没割肉,而今想来愁更愁。

监管层也始料未及,开始反思监管体制、风险控制、审批方式、法规等诸多方面的问题。

但这一切也许都还没来得及,2008年,一场席卷全世界的经济危机已经悄然到来。

一波前所未有的熊市,将让所有人哭爹喊娘。

尽管政府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拿出真金白银救市,但随着宏观经济的恶化,跌已经是大势所趋。

但谁也不会想到,股市会从6124点一路跌至1664点,跌去了足足73%。

就这样,2008年的中国股市,以历史上最悲壮,最沉痛,跌幅最大的熊市载入了中外证券史册。

此后的十多年,股市也经历过许多次起起伏伏。

但2008年的大跌,让此后的无数次涨跌,都看起来那么微不足道。

没有制度时,所有人都在裸泳;有了制度后,在追涨杀跌面前,中国股民依然成了牛熊更替间的出血者。

无论涨跌,在7亏2平1赚的定律面前,散户似乎永远只能做股市的韭菜。

归根结底,中国股市,用20多年的时间,走过了别人100年走过的路。

每一代新生的股民们都亟待被教育,也等待着被保护。

03

第二次转折点发生在2019年。

这一年,A股科创板率先试点采用注册制。

从2020年开始,主板企业也会逐步采用注册制上市。

所谓注册制,就是公司上市不再需要证监会来审核了,只需要满足交易所对于公司上市的要求,到证监会注册备案即可。

也就是说,中间少了一道证监会的审核把关,按照规则做好申报即可,省去了很多繁琐的审批。

这样优质企业可以快速上到主板,企业大概6个月可以完成上市,获得资金支持。

比如在上交所科创板的中芯国际,创下了目前最快的上市纪录,从申请受理到上市交易,只花了短短46天。

当然,其中也会伴随风险。因为上市企业质量参差不齐,投资者的利益将会更加不容易保护,一切都要投资者自己选择,自己买单。

同时,A股也在逐渐完善退市制。

众所周知,A股之前低到离谱的退市率,造成的结果就是中国的股市充斥着垃圾公司,以及很多垃圾中的战斗机。

退市制度完善的股市,能够通过严格的退市制度把这些骗子和垃圾及时清理出局,让真心想干事且有能力做成事的企业顺利进来,并且把市场资金配置给这些企业。

注册制和退市制度两手抓,两手推动。

通过这种双元驱动,中国股市这才算慢慢由管制走向自由市场,真正进入现代股票市场的行列。

股市的新功能,就是让市场来分配资源,让市场来决定一切。

既不保护投资人,也不保护融资人,以驱动产业创新为目的。

而逐步迈入正规的A股,也开始出现两个明显的现象,一个是赛道,一个是抱团。

赛道我们好理解,就是大家都普遍看好的行业,好赛道是公司成长的温床和条件。

比如20年前最被看好的赛道是房地产,如今是新能源、光伏和半导体。

那么基金抱团是怎样形成的呢?

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表面上是基金热潮助推了白马股的牛市,本质上还是一种资产荒的表现。

资产荒,顾名思义就是大家没有好的项目去投。

当年,央行主导的流动性需求最终被地产这个蓄水池所承接,但之后房价一路上涨,导致国家金融系统性风险剧增,使得以此方式的融资空间逐年变窄。

此后,直接融资被摆上了政策舞台,也就是我们现在所看到的股市。

然而,这些资金以基金的方式流入场内后,被迫呈现出抱团取暖的方式,抢购优质股票。

最终,游戏规则成型:基金抱团绩优股→净值上涨→赚钱效应提升→吸引更多资金进场→继续买入绩优股。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基金经理会被基民的情绪所裹挟。

中国基民大多数的投资习惯,是追涨杀跌。

统计数据显示,超过60%的基民持有基金的时间在一年以内,能够持有3年以上的只有10%左右。

而基金经理大多数是长期投资者,基金的投资回报率也需要在一个相对较长的时间周期里才能最好体现出来。

这种投资理念的错配,导致不少基金经理会更在意短线操作,从而使基金经理倾向于买一些比较稳妥的白马股,从而更加托高白马股,以此循环。

而这些所带来的结果,就是目前在股市中的企业们都在“畸形”的成长。

有多畸形呢?

目前来看,尽管A股看似是一个牛市,但截止到今天,市场上股价低于2019年1月1日的,仍占比例高达45%。

真正赚钱的呢,全都是50倍市盈率以上,也就是至少需要50年才能收回成本。

我们如今看到的现象是——5倍市盈率的股票天天跌,50倍以上的天天涨,百倍以上的涨得更多。

所以说句实话,要是哪位专家能用经济学原理把A股分析得头头是道,八成是在忽悠人。

因为市场从目前来看还没有什么价值投资的规律可言,也很难说这是牛熊周期,更不是什么国民经济的晴雨表。

经济好的时候股市照跌,经济烂的时候股市照涨。

尾声

今年年初的基金热潮,主要原因就是去年基金行业交出了一份靓丽的成绩单。

在小牛市行情的烘托之下,去年的权益类基金收益率超过50%,将近90只基金收益甚至实现了翻番。

但是,基金的业绩并不等于基民的收益,有统计数据显示,去年基民的平均收益率其实还不到20%,远没有基金公司展示的回报率那么惊人。

追涨杀跌的基民还想挣得更多。

但这时候基金经理们或许已经意识到泡沫快破了,想“调整”做价值投资,或者抱团换个赛道。

但是只要一波动,股民、基民就踩踏了。

现在的研报,很多是看涨的,很少是研究风险的。

但如果你的心里还没有风险,那可真就是盲人骑瞎马了,一不小心就摔个人仰马翻。

做投资,风控永远是第一位。巴菲特给出的投资建议有两条:

第一,避免亏钱。

第二,记住第一条。

大家要记住,当你买一只基金或者股票时,首先不是要想它会涨到哪里,而是想这只股票会跌到哪里,跌到什么程度你能承受。

只有管住了风险,剩下的,才是利润。

任何先验经验并不总能避开风险,“没人能真正预测黑天鹅,需随时提醒自己,在黑天鹅到来之际,能够保命。”

别傻傻的相信什么买基金就一定能赚钱,把钱交给专业人士之类的话。

而对于现在这样大涨大跌的局面,无论对于投资行业、股民还是国家来说,其实都不想看到的。

毕竟我们都希望国内的股市环境能以稳健的价值投资为主流,企业能够稳定的获取融资,股民和基民们能够在时间的长流里踏实地赚到钱。

但目前看来,通往这个目标的路,还很长。

而不论当下还是未来,挣认知以内的钱,才最保险。

标签: 抢救 基金 2020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