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成大的田园诗,四时田园杂兴其三十一,稚子弄冰,村晚都是描写田园风光的吗?

访客 0 0

题目中提问:四时田园杂兴其三十一范成大的田园诗,稚子弄冰,村晚都是描写田园风光的吗?

题主对中国传统诗词必定是有很高的兴趣,之所以然这样提问,应该是认为这三首诗是都与田园有关。但是题主提问却隐含着大概三层意思:一、田园杂兴其系列是脍炙人口的田园诗,显然是毫无疑问的。

二、稚子弄冰,似乎并不是描写田园风光。

三、村晚,有村子,顾名思义,自然是描写田园风光的,

初看题目中的三首诗名,一般人都认为《四时田园杂兴》(其三十一)、《村晚》都是描写田园风光的,《稚子弄冰》必定与田园风光没关系。

但实际情况真的是这样的吗?

我们可以深入了解一下,是否如此。

一、《四时田园杂兴》(其三十一)。《四时田园杂兴》六十首,是南宋范成大在苏州石湖地区任地方官时,一年之中创作六十首田园诗系列,分别从春、夏、秋、冬四个季节描写不同的乡村田园风光,不愧是一位高产诗人。

这首四时田园杂兴其三十一,正是其中一幅画面感很强的田园诗:

昼出耘田夜绩麻,村庄儿女各当家。

童孙未解供耕织,也傍桑阴学种瓜。

范成大在诗中为我们描绘出生动、有趣的农家劳作、生活场景,田园气息浓重,是一首优秀的田园风光诗作。

二、《村晚》以”村晚“为名的古诗,不止一首,综合名气第一的,是南宋”苏门四学士“之一的张耒所作的《村晚》:

深坞繁花丽,晴田细径分。

孤舟春水路,芳草夕阳村。

暗雀投檐静,昏鸦集树喧。

牛羊自归晚,灯火掩衡门。

张耒作为"苏门四学士"之一,自然是才华出众,被苏轼、苏辙兄弟所器重。但正因为如此,苏轼一生仕途沉浮不定,张耒也跟着受到牵连,先后多次被贬官,仅是被贬到黄州就有三次之多。

这首诗以“村晚”为题,诗中有码头、繁花、水田、江水、孤舟、芳草、夕阳、村落、暗雀、房檐、昏鸦、树、牛羊、灯火、衡门。这些具像综合在一起,不就是活脱脱的一幅田园风光吗?

但是,笔者有不同的看法。

张耒一生为人清正,做官也是不愿意谄媚权贵,所以不招上官所喜。后来因受到苏轼牵连,一直被贬来贬去,大多数时间都是被贬到基层为小官吏,并未得到重用,生活也一直清贫。

后来苏轼、苏辙、黄庭坚、晁补之、秦观等人都先后去世,只留下他一人独存于世,仕途坎坷曲折、生活贫苦交加,人生如逆旅,心情也是浓郁低沉。

这首村晚,或者是在他多次被贬地方所写,或是在他一个人独存于世所写,根本就没有怡然自得、或者那种意气奋发的情感。诗中“孤舟、夕阳、暗雀、昏鸦”这些具象,虽然是构成乡间风光的元素,难掩盖其中孤寂之意。

所以这首《村晚》与其说是一首描写田园风光的诗歌,倒不如说是一首“孤舟独行中所见两岸景色的诗歌”。寂寂然有落寞的感觉。

三、稚子弄冰[ 宋 ] 杨万里

稚子金盆脱晓冰,彩丝穿取当银铮。

敲成玉磬穿林响,忽作玻璃碎地声。

满脸稚气的小孩,将夜间冻结在盘中的冰块脱下,提在手中,轻轻敲打,冰块发出清脆的穿林之音,诗人正醉心这清脆音声之时,忽然稚子手松、冰块落地摔碎,发出了如玻璃破碎的声音。

杨万里,与范成大等人合称为“南宋中兴四大诗人”,他于淳熙四年(1177年)春,出任常州知州。在淳熙六年(1179年)正月,除提举广东常平茶盐公事。

这首诗,就是杨万里写于1179年常州任上,写完这首诗不久, 杨万里于二月奉诏携家离开常州。

此诗作于宋孝宗淳熙六年(1179)春,杨万里当时在常州任上。打春牛是古时的习俗,立春前一日,用土牛打春,以示迎春和劝农。打春之牛,后亦以苇或纸制。一般是由当地的长官执彩鞭击打春牛三匝,礼毕回署,接着众农民将春牛打烂。

这首诗写儿童看到大人们鞭打春牛的场面后进行模仿的情景,这一场景引起诗人对丰收的联想。

1179年杨万里的儿子刚刚20岁,所以这个小孩不是杨万里的儿子,并不是在自己家中的场景,所以推断应该是地方上农家之子。诗中并没有象范成大所写的《四时田园杂兴》(其三十一)那样丰富的农家劳作生活场景,只是在小范围、快速镜头中描写”稚子“模仿大人们的行为,可爱而有趣。

正因为此诗场景局促、对象只有”稚子敲冰“这一镜头,并无丰富、详细的乡村劳作、生活场景,很多人咋一看,可能认为这并不是一首田园风光诗歌。

但是,在我们了解了社会背景、诗人创作背景后会发现,这首《稚子弄冰》里有人物、有行为,并且都是发生在乡间、与农事有关。因此,在一定程度上,也应该是一首特殊的田园风光诗,只是描写的对象非常简约而已,但并不影响《稚子弄冰》成为一首特殊的“田园风光诗”。

【总结】在唐诗、宋词高度发展的时期,正处于封建社会的农耕文明时代。人们赖以生存的土地是重要的生活资产,耕读传家也是很多文人最低程度的传家家风,所以乡村生活、田园风光是诗人们取材的最重要的来源之一。

四时田园杂兴、稚子弄冰、村晚这三首诗,都与乡村、田园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诗人们或者直接、或含蓄的对田园风光进行描写,只是侧重点不同而已。

描写风光只是诗的最基本作用,情感志向、诗外意境,才是我们最需要了解的关注的方面。

标签: 稚子 田园风光 四时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