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核事故患癌复发,日本的核辐射有影响吗?

访客 0 0

  尽管灾难过去了不到三年的时间,我们已经可以进一步分析暴露在低剂 量辐射下对健康的影响,尤其是对于那些新生儿日核事故患癌复发。可以分析2011年3月后的健康状况,如婴儿死亡、新生儿死亡、出生缺陷、死胎、低体重新生儿、早产、一岁 婴儿的癌症数据。短期结果可以作为一个警告,核辐射对所有年龄段人群的健康可能都存在潜在的、长期的不良影响。   福岛核事故已经影响了整个 美国,尤其是西部地区。福岛核电站爆炸后的仅仅几天,美国加州、夏威夷、阿拉斯加、俄勒冈州和华盛顿州空气中碘-131浓度水平就已达到正常水平的211 倍以上。同时,先天性甲状腺功能减退的病例数量急剧增加,从2011年3月17日至2011年12月31日增加了16%。美国其他36个核辐射范围以外的 州,先天性甲状腺机能亢进的风险下降了3%。研究人员认为,这一发现进一步证明福岛与西海岸的婴儿甲状腺功能减退异常有关。   放射性碘进入身体通常聚集在释放生长激素的甲状腺中,辐射会阻碍身体和大脑的生长,而且这一影响将会一直持续下去。在1986年车诺比核电站爆炸十年后,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研究人员发现,高吸收的碘-131辐射导致车诺比核事故的受害者甲状腺癌的风险大幅增加。   “日 本的核爆炸影响很多时候车诺比还严重,我从来没想过6核反应堆会发生爆炸,我知道那些设计这些反应炉的工程师辞职,是因为他们知道那是有危险的。日本把核 电站建在地震带上,使我们要面对恐怖的能量,这是世界上从未有过的最大的公共健康危险。”——Dr Helen Caldicott

两弹元勋邓稼先临死前最后一句遗言是什么?为什么不禁让人为之落泪?

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文艺晚会上,有一个很特别的节目,就是王洛勇、刘琳跨时空情景演绎的《等待》,致敬两弹元勋邓稼先,这个节目看哭了很多人,也上了微博热搜。

为什么这个节目叫等待了?因为邓稼先从1958年接受研制原子弹任务开始,便和妻子许鹿希聚少离多了整整28年。邓稼先隐姓埋名在人烟罕至的戈壁滩干了很多年,许鹿希一直在苦苦等待着,可是邓稼先回来的时候却因为核辐射患癌症到了晚期,许鹿希一个医学博士也无能为力,只能看着爱人在自己的怀里离去。

说实话,看见很多人在朋友圈转发《等待》,我还是很开心的,因为邓稼先这样无私而伟大的人真的应该被尊重,真的应该被我们记住......

《等待》让人落泪,邓稼先最后的遗言也同样让人落泪,他最后的遗言是:“不要让人家拉得太远……”

因为不想被人家拉得太远,邓稼先在美国取得博士学位后,毅然放弃了国外优越的环境,回到了一穷二白的中国,然后接受了秘密任务,即带领团队从事原子核研究。

这属于国家机密,他去了戈壁滩,去了罗布泊,但是只给妻子许鹿希说自己工作调动了,很长一段时间里,就连许鹿希都不知道他到底在忙什么,但是她选择坚守这份爱情。

28年里,他们有的是聚少离多,有时候见面的时候楼下都有车等着,还来不及说上几句话,邓稼先又得走了。

因为不想被人家拉得太远,邓稼先无比爱惜这个团队,他为了保护年轻人,他抢着去捡摔裂的原子弹,别人要去的时候,都被他拦住了,他的态度无比坚定:你们还年轻,你们不能去!

邓稼先和许鹿希有一双儿女,他们拍过一张全家福,那是邓稼先在接到任务的时候带着全家人去照相馆特意拍的。拍全家福是为了以防不测的,因为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这样的任务很危险,因为当时连严密的防护服都没有。

邓稼先毅然地接受了任务,一去就是28年,他很少回来,是许鹿希用瘦弱的身体扛起了这个家,她要上班,要照顾一双儿女,要照顾生病的公婆,却从没没有抱怨过一句,很多人说她傻,她是这样回答的:“我们追求的是另外一种东西。”

许鹿希出身名门,她的父亲许德珩是知名学者,是九三学社的创始人,她自己是北京大学的医学博士,和邓稼先青梅竹马长大。

她选择邓稼先,就选择了等待,她无怨无悔地等了邓稼先28年,等来的爱人却因为核辐射患癌到了晚期,她带了无数学生,救了很多人,可是却救不了自己的丈夫。

邓稼先因为核辐射患癌的时候,他还说了这样一段话:“假如生命终结后可以再生,那么,我仍选择中国,选择核事业。”

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当你为了爱情,为了前途迷茫的时候,建议去看看邓稼先和许鹿希的爱情吧,他们的爱情最特别,他们的爱情是国家机密,一个为了核事业付出了所有甚至是生命,一个选择默默等待。

不要让人家拉得太远,致敬两弹元勋邓稼先,致敬他的夫人许鹿希。

本人原创,已签维权,抄袭必究。

我是木鱼,小女子一枚,却痴迷于近现代史的风起云涌,每日更新,喜欢就关注我吧,感谢有你。

标签: 邓稼先 两弹 元勋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