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一个社会的人,《孔乙己》:边缘的读书人,凉薄的旁观者,扒开了人性的“外衣”

访客 0 0

鲁迅先生的小说《孔乙己》以简省的笔墨和典型的故事,描述了一个读书人“孔乙己”的人生悲剧不是一个社会的人。

读书人的身份没有给他带来任何优越感,反而被周围人无尽的取笑,因为穷,他没有办法读书,只能去偷窃,可是这样的行为就更让人看不起他了。

在鲁镇的咸亨酒店里,“曲尺形的大柜台”与“店面隔壁的房间”将世界分成了三六九等,孔乙己无疑是这个世界中最边缘的人群,因为穷困,他读书也成了一种笑话,在凉薄的世界中,他被逐渐的边缘化,甚至在这种边缘中,消耗了自己的生命。

鲁迅先生是一个善于利用环境对比描述悲剧的作者,比如《祝福》中祥林嫂的离世,在那个平静的村子里,她的死没有掀起任何波澜,四叔家的鞭炮依然震天价响,大家依然沉浸在对新年的“祝福”之中,一边是欢乐的新年气氛,一边是一个生命的悄然离去,两厢对比之下,把祥林嫂的悲剧衬托得淋漓尽致。

而关于孔乙己的死,与祥林嫂一般,没有激荡起任何涟漪,当大家再也没有见到孔乙己时,书中有这样一段描写:

掌柜取下粉板说,“孔乙己还欠十九个钱呢!”到第二年的端午,又说“孔乙己还欠十九个钱呢!”到中秋可是没有说,再到年关也没有看见他。

大家并没有把孔乙己的死当做一件什么了不得的大事,甚至没有谁会说一句同情的话,可见他的死,也是无关紧要的。

一、逐渐被边缘化的孔乙已 孔乙己的死,固然与他的性格有很大的关系,可是也不得不说,这也与他固守的观念有很大的关系。

孔乙己的名字是如何来的呢?是因为他经常满口的“之乎者也”,从这一点可以看出来,孔乙己的思想中有着浓厚的“学而优则仕”的想法,在封建社会,读书人很难跳出眼界认识的框架,觉得读书考取功名,是跳出阶层的唯一出路。

鲁迅先生也是借着文章的外壳,批评封建社会科举制度的腐朽没落。

孔乙己是那个时代一些书生的代表人物,他们无疑都想通过读书来改变命运,以至于他一直无法融入正常的社会生活之中,被逐渐的边缘化。

文章中有一个丁举人,他与孔乙己一样,都是旧时代的读书人,可是显然他比孔乙己更懂得经营生活,孔乙己偷书偷到他家里,丁举人竟然让人打断了他的腿。

丁举人也是旧时代读书人的代表,可是他却被打磨成了恶毒的形象。

孔乙己在酒馆喝酒吃茴香豆都要赊欠,看书也需要去偷,但是他却坚持穿着读书人的长衫,也是为了与那帮“短衣帮”有所区别,这体现了孔乙己的内心中还是渴望成为一个上流社会的读书人的,可事实上呢?他的穷困让他边缘化,也让他更加无法融入现实的生活。

他鄙视劳动者,也鄙视劳动者付出的劳动,最后终于把自己丢进万劫不复的深渊。

二、读书人身份的幻灭 孔乙己肯定不是坏人,他充其量是一个有瑕疵的普通人,他不事稼穑,不懂经营,当然还固守着内心的坚持,这份坚持到最后还成为了众人取笑的源泉。

孔乙己看起来“好吃懒做”,可是鲁迅先生仍然给了一样“好处”,就是他再潦倒,都要维护读书人的面子与身份,他被打断了双腿,鲁迅先生在这里用了“走”进酒店来描述他,而不是“爬”了进去,可见孔乙己到最后一刻,还深深的维护着自己的身份。

孔乙己从一开始就非常维护自己读书人的身份,在文章中他是唯一站着喝酒而穿“长衫”的主顾。

鲁镇的咸亨酒店就是一个微观世界,孔乙己把自己定位成穿长衫的人,证明在他的内心世界中,长衫是身份的象征,哪怕他已经很潦倒了。

孔乙己在这里多次被人取笑,有一次,仿佛是触及到了他灵魂深处的某些东西,他还与人争红了脸,众人取笑他偷书,孔乙己争辩道“窃书不能算偷……窃书!……读书人的事,能算偷么?”

在与人争辩的过程中,他还极力维护着自己读书人的身份,偷盗一事,也被他说得“清新脱俗”。

孔乙己是怎样走上偷窃的道路的呢?书中有这样一段描述:

“孔乙己原来也读过书,但终于没有进学,又不会营生;于是愈过愈穷,弄到将要讨饭了。幸好写得一笔好字,便替人家抄抄书,换一碗饭吃。可惜他又有一样坏脾气,便是好吃懒做。坐不到几天,便连人和书籍纸张笔砚,一齐失踪。如有几次,叫他抄书的人也没有了。孔乙己没有法,便免不了偶尔做些偷窃的事。

本身孔乙己还是可以生存的,他能写一手好字,完全可以替人抄抄书,可偏偏他又好玩“失踪”,生性坐不住,好好的工作,干不了几天就不见人影了。

孔乙己是有缺点的,他的缺点应该不会是他一人之悲,这应该是很多不得意的读书人之悲,他们一直有着对自己身份的认同,可是又无法得到社会的认同,这就让他们非常矛盾,明明知道偷窃是可耻的,可是依然要靠窃取去获得需要的东西。

孔乙己的脸上经常有伤,这些伤是怎么来的呢?都是偷书“挣”的,当然即使有伤,孔乙己还是活着的,可是最后一次他偷到了丁举人家中,同为科举制度下的产物,丁举人却打断了孔乙己的腿。

读书人,本应是谦谦君子,即使不喜欢,不认同,大不了也是打一顿了事,可丁举人恶毒到要了孔乙己的命。

三 、凉薄的旁观者 人都是追逐利益的,孔乙己无疑是社会的边缘人,他从内心里想与“短衣帮”的人拉开距离,可事实却不允许他这样做,他的生活质量甚至还不如“短衣帮”的人。

酒店老板成天黑着脸,见到孔乙己时,他才有些许快乐,因为可以嘲笑他的“迂腐”,当然还有“短衣帮”的人,那些来酒店里喝酒、吃饭的人都可以。

其实从酒店老板到那些来酒店消费的人,谁还不是挣扎在社会的底层,在泥藻中摸爬滚打呢?但是大家并没有起码的同情心,社会是很现实的,也很无情的,没有人可以与人共情,去感受关于别人的痛苦与快乐。

让大家感到快乐的源泉是孔乙己,因为他读书,却读得如此潦倒,非但没有变得腰缠万贯,还活得不如自己,在那种取笑中,那些嘲笑他的人终于找到了一丝快感,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比自己生活得更惨的人。

而酒店老板就更加不会关心孔乙己的死活了,他之所以会对孔乙己展露笑脸,一是因为孔乙己会给自己的酒店带来消费,二是孔乙己的悲惨故事,也是他快乐的源泉。

在苦难面前,酒店老板也好,“短衣帮”也罢,甚至那些不相干的人,都没有基本的同情心,嘲笑苦难,或者还会让他们的心灵得到某种满足,他们会从一个更可怜的人身上感受到一些无法言说的快乐,从别人的痛苦之中攫取一点点幸福,然后逐渐让自己变得冷漠起来。图片来自网络,若有侵权必删除,春风解语

标签: 孔乙己 扒开 读书人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