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川县城躲过地震,08年地震时你在做什么?

访客 0 0

一位北川姑娘的家国记忆

今天是5·12汶川县城躲过地震。9年前我在一家新闻性的旬刊《新世纪周刊》工作,那天中午两点半左右,我在MSN上突然看到有人说四川地震了,一会得知,地震强度很大。这些消息都是通过当时的即时通讯MSN发来的。于是,坐班、不坐班的同事们,马上开始沟通,我们能做什么?

很短时间里,我们得到准确的信息,震中在汶川,进入震区的路已经没有了。后来我的同事欧阳海燕、吴伟、孔璞和当时还是实习生的熊巧冒着余震到现场采访,熊巧还留在当地做了很长一段时间志愿者。

地震发生后,我们迅速分头采访,我以前是做历史调查和采访的,这次我也做了时事的采访。分配我去采访“中国红十字会”和“中国慈善总会”。红会的人都忙着商量最急的要务,那要务是要提出一句响亮的口号来。我和其他记者就一直等着。我目睹了红十字会的一个办公室里一位男士,好像是处长,和两位急匆匆穿梭似的女士,几经商讨,否定了几句在口号,最终把“众志成城、抗震救灾”八个字定为汶川地震抢险救灾的“主题”口号的全部过程。我当时想,这句口号放在任何一次地震中,都可以用啊。

从红会出来后,我和同事李梓沉默着,去了民生银行捐款,一路上谁也没有说话。后来我们得知,实习生熊巧,捐了1千元人民币,她当时刚来,好像还没发过稿子,还没有稿费收入。

每到5·12这一天,我就会想到我当年的同事们写过的那些报道,以及他们从汶川和北川回来后,给我们讲的那些人和事。

我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是,在后来三鹿奶粉事件曝光后,有一天熊巧说,她在当志愿者时,跟着运奶粉的汽车在要命的山路上行走,一站一站地送进去,两周没洗澡,大夏天的,自己闻着自己都臭了。说着说着她哭了,她说:“我当时押运的,竟然是三鹿奶粉!”(这当然不能怪她,三鹿奶粉既不是她生产的,也不是她买的,她只是奉命押车)。但她非常悔恨,哭得很痛。

今天我重读了同事孔璞当年的一篇报道,写一位80后的妈妈,在地震前两天刚刚生了一个男孩儿,名字还没取,父亲就在地震中辞世了。年轻的妈妈给孩子取名叫震余,纪念他从那场地震中幸存,也纪念他在那场地震中死去的父亲。

还没读完,正在流泪,现在的同事袁权老师发来一个截图,是一篇文章,有位20岁的姑娘,寻找母亲彭建的学生--2008年5月12日正在给北川中学高二(5)班上课的彭建老师,和她的同学们一起遇难了,班上幸存者有20多人。

当年11岁失去母亲的姑娘,如今是师范大学三年级学生。在她最重要的青春期,父亲很快再婚,她跟着舅舅一家生活。她曾经一度厌学、自残、和男孩子打架;谁知道她内心的孤独和痛苦?没有经历过失亲之痛的人,只会劝她坚强,只有同样经历了这次灾难的人,才会对她说,你想哭就大哭一场吧。

她本来想学动漫,但是在回到户籍地高考的时候,她脱口而出“I want to be a teacher”.对母亲的思念,使她选择了读师范,今后也要当教师。

她说母亲在世时资助一位家境困难的学生,还认了那个孩子为干儿子。她说母亲晚上上完班11点多了,为了省钱,不愿做车,走着回家。

她说,三年级时有位她并不喜欢的数学老师,在大地震中用身体抗着墙,让学生逃生。她还说,有位教一年级的老师,在地震发生时,怀里抱着一位学生。其他同学和这位老师都遇难了,全班只幸存这一位在老师怀中的学生。

她说:北川中学有40位老师遇难,他们都是很伟大的人,他们也该被记住,不该被忘记。

我和袁老师都认为,这9年的成长史,正是一位北川姑娘的家国记忆。这篇家国记忆符合我们个人史、成长史的要求。更重要的是,这段成长史深情感人。

我们正在想为5·12做些什么,那就用这篇寻人启事,为我的历史电台今天的5·12大地震9周年特刊吧。于是,两个人马上编稿,排版,这一切都是流着泪完成的。

我在网上查到,第一个发布这篇文章的账号,在为姑娘寻找她妈妈的学生。当年这个班上有20多位幸存者,现在应该该25-27岁了。我们也在特刊中延用了这个寻人启事:

“如果您们看到这篇文章,请联系我们。作者想知道当时妈妈是什么情况。”

晚上,我又在网上继续查寻有没有人回复女孩子的寻人启事。

真是令人欣慰,第一个发布寻人的账号告诉大家,在众多网友的帮助下,姑娘已经找到一位母亲的学生了。这位名叫代国宏的当年的男生,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他在地震中失去了双腿,但如今他是一位游泳教练。是全国残疾人游泳锦标赛冠军,《我是演说家》第三季选手。这9年他是多么顽强过来的?这不仅令人欣慰,而且令人钦佩!

这是两位年轻人今天赶在南充相会的照片。

标签: 地震 什么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