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堆的推文,三星堆,到底堆着啥;纵目人,请开口说话

访客 0 0

目前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联合北京大学对在三星堆遗址新发现的6个坑的73份炭屑样品,使用碳14年代检测方法进行了分析,对年代分布区间进行了初步判定,其中K4坑年代最有可能是在公元前1199年至公元前1017年,也就是距今约3200年至3000年左右三星堆的推文。这就印证了三星堆新发现的4号坑碳14的年代区间属于商代晚期

这是来自三星堆考古现场的最新官方消息

01定了,别再把三星堆往玄乎里整最近,每天都有三星堆的新信息出来,这个半遮半掩地沉睡于西南的“纵目人”,似乎每天都在向我们眨眨眼睛,但就是一言不发,让人依然捉摸不透

日前发布的这条信息,非常重要。它非常科学地把三星堆确定为3200年至3000年前的人类文化

这一科学点位,对三星堆至关重要。因为三星堆文化的特殊性,长久以来,许多“好事者”凭借着个人的脑洞,对三星堆进行过无数暗物质想象。把三星堆几乎搞成了“史前文明”存在的一个证明。甚至还有江湖传言:

“不敢挖了,不能再研究了,水太深……”

这后面的省略号意味深长,想要表达的是:再搞下去会颠覆人类的现有认知,会整出个史前文明来放在你眼前,让人类承认也不好,不承认也不好

目前,摆在面前的“3200年至3000年前”的科学事实,彻底扫除了弥漫在三星堆上空的非科学疑云,从今往后,三星堆“纵目人”将在科学的阳光下一步步地接受科学的发掘和考察

02三星堆的铜文化,明显跟中原不一样做为一个中国人,在开始接受自己的文化时,首先接受的是我们中原文化的教育,先入为主地把中原文化归为我们中华文化的正宗。一旦想到“青铜器”三个字,脑袋里出现的就是教科书和各大博物馆里的那些雷同的东西,今天这里出土一批,明天那里发现一片,大概是些什么东西,不用看,想都想得到。因为中原文化的传承脉络已经被我们掌握的清清楚楚,一切都在体系之内,只需要一一对应即可

但是,但是三星堆的出现,我们一下子就懵了,因为我们发现了我们中原文化体现外的东西

中原文化的青铜器时代,我们从没有出现“人”,我们中原文化铸造的青铜器,主要的服务对象是“神”

由于铜这种物质的稀有性,周朝以前,中原文化中的青铜器,均为“国之重器”,用途无非就是祭与戎,就是祭祀用具的鼎缶之类和军事用的剑钺箭矢之类和战车构件

三星堆在用铜方面表现得非常奢侈,如此大量的铜,作用于“人”,“人脸”、“人头”、“铜人”。这一点,跟中原完全不一样,中原的铜属于神,三星堆的铜,属于人。而且三星堆的铜明显比中原的铜更富裕

我们知道,中原的铜,目前发现最早的是来自于湖北的大冶。大冶铜,就目前的发现而言,封顶跳不过4000年

目前三星堆被确定为距今3500年左右。3500年前,有没有湖北大冶入蜀的通道?三星堆的铜是不是中原的铜?3500年前蜀地能产铜吗?如果蜀地自己不产铜,一圈一圈地扩大范围寻找,最近的,最可能的铜源是哪里?会不会出现一条西亚进入四川盆地的通道?在这方面,金属材料学该大显神通了

铜来自哪里,技术就来自哪里,风格就来自哪里

03三星堆的黄金文化,明显领先于中原比青铜更为先进的,是黄金的加工和使用,青铜器,哪怕再精细,在黄金面前,都属于粗活,青铜,黄金的价值,远远高出青铜,黄金代表的文化,也远远高出青铜代表的文化

目前已经被界定为3000年前的三星堆遗里,业已出土的黄金,已经远远超过所有中原文化地区同期出土的总和

就目前的考古成就来看,商末的中原地区,基本还没有形成成熟的黄金文化,黄金,在中原商代文化遗址里,尚处于星星点点的初期形成阶段。数量少,物件小,规格低,不成体系

三星堆的黄金面具,气势恢宏,文化特征明显。黄金面具、黄金图腾、黄金权杖形成黄金文化体现,与人类运用黄金的始祖古埃及的黄金文化,形成人类黄金文化的呼应,这一点上,远胜中原

对于中原商文化的挖掘和研究,我们已经做得足够深入了,商人的文化结构,应该说我们已经基本掌握,青铜、铭文、甲骨文、占卜、牺牲、务商、敬神、嗜酒,基本上就是这样了

当公元前2000年,古埃及人用黄金做为交易工具的时候,在2700年前已经出现了金币的时候,背靠大海的商人,非常聪明地用海滩上的贝壳当货币,割中原内陆人的韭菜

三星堆,仅目前非常有限的开掘来看,在黄金文化上远甩中原地区是显而易见的,至于说三星堆的黄金文化到底发展到什么水平,现在只能看到冰山一角,敬请大家关注后续进展,其结果只可能是把我们引以为傲的中原文化越甩越远

04三星堆,希望你能开口说话近期,已经听到有人在说“三星堆将会成为人类第九大奇迹”

前些时,同样的话,也被放在正在开掘的山里头文化遗址上

再早点,红山文化玉器出土的时候,人们也有过类似的兴奋

关于远古,关于中华文化,光是5000年前(我们号称拥有5000年文化)的遗址就有

1,8000年前的河南舞阳北贾湖村

2,6000年前西安半坡遗址

3,5000多年前浙江良渚文化遗址

4,5000多年前的山东大汶口文化遗址

5,5000多年前内蒙古红山文化遗址

都是,到现在为止,被公认的、无争议的中华文化,只有3600年,离我们所说的5000年,还有大约1500年的距离

知道为什么嘛?文字,需要文字的自证

有人说了,良储文化、大汶口文化、红山文化的器物上都有“字”呀。关于这个问题,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谈过:

文是文,字是字,文字是文字

只有形成成熟的文字体系,形成固定的结构方式,固定的表达方式,固定的书写模式,才能被称其为文字。那些早在万年前就出现在洞壁上的“符号”,不能被称为“文字”

三星堆,据说也已经看到了属于三星堆自己特有的符号,但是三星堆会不会成为第二个“二里头”,又一个“良储”,成为一个不肯开口“自证”的文化遗址,目前还不得而知

可以说,中国考古届目前对三星堆的最大期望,绝对是期待三星堆的“纵目人”能够开口自证,将他们的文字展现在我们面前。这比挖出个金山银山更会令人振奋

这个期待能不能实现,绝不取决于当时三星堆人有没有文字。按照人类文明发展规律,文字一定早于青铜,三星堆拥有如此成熟的青铜文化、黄金文化,更应该拥有成熟的文字

关键在于他们的书写方式是什么,契型文字被留下来,是源于一种特殊的泥板,甲骨文留下来,是因为写在了龟甲和兽骨上。商人的文字。那些没有写在龟甲、兽骨、青铜、陶器上的文字,一个字也见不着,它们都写在哪里,谁也不知道

三星堆的文字,究竟写在什么载体上,如果是麻布、木板、竹片,那么永远消失的可能性就非常大

05三星堆,最大的悬念是什么如果三星堆出现了成熟的文字,并能够被我们所辩识。我们最急于知道的应该是:

三星堆所代表的文化,与中原文化是个什么样的关系

这关系到我们华夏文明的“一元”与“多元”的问题

一元:

大中华文化大一统,相互联系,相互影响,相互促进,共同发展

多元:

早期文化的发展呈现差异性、多样性

比如红山文化的归属问题,比如红山文化里那个被封为天下第一龙的“玉龙”,为什么与它的出现地方那么不协调,它真的是了“龙”而不是“猪”吗

关于中国四川,关于成都,关于古蜀国,历来争论不休,历来被视为边“夷”,“蜀”字被人刻意加上个“虫”在里面。《汉书·地理志》里一句话说得干干脆脆:“巴蜀广汉,本南夷”

就是这样被中原文化“夷”视了几千年的巴蜀广汉,居然出现了远超过中原同期的三星堆文化,这就让以中原为一元正宗的人们大惑不解,到底是怎么回事?说什么的都有,现在需要的就是文字!文字!文字!

从汉朝开始,中原就把巴蜀列位边夷,若巴蜀所有,比是中原的传承,巴蜀的一切,其根源都在中土

直到1941年,著名史学大师顾颉刚撰《古代巴蜀与中原的关系说及其批判》,从三皇五帝,夏禹殷商,到春秋时期列举了14条文献所载巴蜀与中原的关系,逐条批驳,一一否定。最后得出结论:“古蜀国的文化究竟是独立发展的,它的融合中原文化是战国以来的事”

中国历史考古专家林向先生说:“中国古代文明的起源是一元或是多元,自来争执不下,而顾氏(顾颉刚)所倡的巴蜀与中原各为一发展序列之说,确为真知灼见,不断为后来的发现与研究所证实”

是,还是不是???

三星堆,请开口说话,请给我们看看你们用你们的文字写下来的历史

标签: 三星堆 纵目 开口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