瑟瑟发抖的意思,娱乐圈的哪些事情你知道后会瑟瑟发抖?

访客 0 0

白冰冰女儿事件瑟瑟发抖的意思。无良的媒体记者害了一条人命,使白冰冰永远承受失去女儿的痛苦,他们却没有受到任何惩罚。

上土市今年四月白冰冰在微博悼念女儿。

1997年4月28日,台北五股工业区中港的排水沟里,发现一具赤裸女尸,其状惨不忍睹。 警方调查发现,她就是台湾著名女星白冰冰的女儿,白晓燕。死时年仅17岁。

她于4月14日早上在上学途中被绑架,4月18日被性侵和撕票,4月19日离世,4月21日凌晨被抛尸,4月28日被发现。

在此过程中,白冰冰几度崩溃。

她一直问自己:“我到底做了什么恶,要遭受这样的报应!”

白冰冰是穷人的孩子。 穷到被父母卖过,三个妹妹送人,自己稍大些,亲眼看到弟弟哭得撕心裂肺地被人抱走。 没办法,家里养不起他们。

父亲病重,她早早辍学,扛起一家重担。 她在自己的传记中写过一个细节,有人问:“为什么不找朋友帮忙?”她一听,就知道这人没穷过。 她说:“贫穷的人,没有朋友。”

为了钱,她开始参加各种歌唱比赛,希望能改善生活。

后来艰难地挤进演艺圈。

可惜命途多舛,一生多灾多难。

1975年,她赴日本发展,遇见梶原一骑。 那是一个高大的日本男人。有长相,有事业。是漫画家,也是电影公司的老板。在日本有盛名。

认识时,他已是中年人,她是年轻的台湾新星。

他离过婚,有3个小孩,她对人事一无所知。

但他们还是结婚了。

梶原一骑风流成性,哪怕新婚时,也还是莺莺燕燕不断。而日本的婆婆对她也不好。后来白冰冰怀孕,但丈夫依然很少回家。

她坐在窗前,一边等,一边唱童谣:“天这么黑、风这么大,爸爸捕鱼去,为什么还不回家?”

有一天下雪,丈夫几天未归。 她煲了一锅香菇鸡汤,打了车,去找他。 办公室没有人。 但在楼下,他的车刚好从白冰冰的出租车旁边经过。白冰冰让司机跟上。就这样,她跟到了一个酒店,打开了套房的门:

梶原一骑搂着一个女人正在床上。

震惊、错愕、痛心的她不知该用什么态度面对。刚开口,泪水一流,话就哽住了。

她拼尽全力抚平情绪:“你都将要当爸爸了,何以如此对待我?”

梶原只是冷冷的对我说:“你回去吧!”

又是一阵静默。

女明星拉着白色床单盖着裸体,一点也没有抱歉的感觉,冷漠地看着她,也冷冷地对梶原说:“你不是说要跟这个支那女人离婚吗?怎么搞成这个样子!”

她一个人走出酒店,在雪地里漫无目的地走。 梶原一骑没有追出来。

她回到家。 当天就收拾行李,挺着大肚子,回到台湾。从此再也没有回去过。 这个腹中的孩子,就是白晓燕。

回台湾以后,她住在父母的破房子中。依然是穷。她想出去找工作,但人家一看她是孕妇,就赶紧拒绝。

白冰冰想过,既然失了婚,生活又这么难,还是不要孩子了。

她用力打肩膀,用力跑、跳、碰,想把孩子流掉。结果都没有用。

后来她去了医院,想流产。

那时,白晓燕已经7个月了。医生说:“要不要再考虑一下?”

她说:“不用了。”

“要不要听一下胎儿的心跳?”

“不要。”已经泪流满面。

但医生说,还是听一下吧。

她听了。心跳微弱又平稳。在那一瞬间,她改变了主意,她要生下来,不管洪水滔天,还是世界末日。

临产的时候,她一个人住进医院。

医生问:“谁来签字?”

她说:“我自己。”

1980年6月23日,她签了手术同意书,爬上手术台。之后产下白晓燕,体重2800公克。

那是非常痛苦的几天,不仅是身体,还有心。 医院里,每一个产妇都有家人陪着。白冰冰没有。父亲在酒瓶厂捡废瓶,母亲不见人影,兄弟姐妹各忙各事。 那三天她度日如年,眼眶湿干。

三天后,护士说,你可以吃东西了。

可她身上没什么钱,伤口也疼,连食物都没有。 病房里有人看她可怜,放了一碗粥在她桌上。

她一边喝,一边掉眼泪,白粥都变成了咸粥。

生下白晓燕不到10天,她开始工作。 到处跑场,想多赚些奶粉钱。 因体弱,孩子频繁生病,她花光了钱,奶粉也见了底。她愁得不行。好在偶尔有演出,才捱了过去。

就这样熬了两年。

1982年,白冰冰的生活迎来了一些转机。她得到了一些演出机会,虽然影响力很小。

有一回,台湾有歌厅想找日本歌星小林旭来演出,委托白冰冰去请。小林旭来了,在台湾演出10多天。 白冰冰因为要翻译,一直陪同,并和张菲一起主持小林旭的节目。演出后,她的名气大了一点。

但她没想到的是,灾祸也来了。

1982年7月18日,晚上10点左右,她从歌剧院出来,经过一块工地。 一个男人拦住她。迎面就是一拳。她被打倒在地,瞬间懵了。

这时,一群民工模样的人向她跑来。她以为是来帮她的,没想到这些人围上来,对她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混乱中,她头上被砍了一刀。 臀部被刺了一刀。 她在医院住了两个月,才能重新工作。

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竟遭致这样的横祸。但真正的磨难尚未开始。

8年后,也就是1990年,白冰冰渐渐有了名气,也有了一些钱,换了房子,买了车。

她以为从此会衣食无忧,生活幸福。

但没想到,一个毫无预警的晚上,她们全家人被绑架了。

当时白冰冰刚刚洗完澡,身上裹着浴巾,敷着面膜,正和制作人打电话。 忽然,楼下的狗狂吼不止。 接着有金属器具砸了进来。 她赶紧跑到三楼叫醒司机,拿着拖把和扫把,开门走了出去。 刚走到一半,一把刀子砍下来,她举起拖把一挡,拖把几乎被砍断了。三个蒙面歹徒拿着开山刀和枪,把她和司机围住,然后押进了屋里。

一进客厅,蒙面人先把司机绑住,再将父母和孩子绑了起来。

白冰冰父亲那时已经70多岁,双手被绑得发黑。母亲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出。白晓燕才10岁,吓得浑身发抖。

绑匪大吼:“把钱拿出来,否则把你全家杀光!”拿出一个大麻袋,逼着白冰冰将家里的现金、首饰、金银,都放进去。

搜了一轮,发现只有10000多新台币,他们觉得不够,正在骂,外面的警笛声响了,一看,一两百个警察就在外面。 歹徒大怒:“你居然敢报警!”

报警的其实是还在电话里的制作人。白冰冰说:“我没有报警!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你们让我出去应付一下,把警察全部打发走你们才能走啊。”

她提议自己做人质,开车送他们出去。 但歹徒们坐进车后,把晓燕和她父亲,也推进了车。 白冰冰想,能保一个是一个,那就先保妈妈和司机吧,开了车就走。 没想到还没出去,就有大批警察冲了进来,歹徒一看,马上胁持了10岁的白晓燕,“有胆就进来,我先杀了这孩子!”

听到此话,白冰冰泣不成声。

警察不敢进,绑匪不敢出。就这样僵持着,过去了六七个小时。 天快亮的时候,一个警察看准机会把门撞开,其他警察跟着冲进去,把三个歹徒制服了。这场绑架案终于落幕。

因为此事,白冰冰在自己别墅的围墙上,加了一层电网。平时出行也非常注意安全。 同时广结善缘,广结好友,希望让母女二人平安度日。

但她没想到的是,更大的灾难还在后头。

那时,白冰冰的事业越来越好,成为电视节目主持人、电影演员、歌手,还要时常参与教育和公益活动,台湾人称“综艺一姐”。

不知是她太红的缘故,还是太有钱的起因,抑或者就是爱女如命的原因,七年后,灾难再次发生。

1997年4月14日,白晓燕17岁,正在醒吾中学上学。

那天早上,白晓燕上学,白冰冰去摄影棚,拍摄新曲MV。 下午4点时,她哥哥忽然拿着电话,走了过来。白冰冰示意他不要打断工作。但哥哥依然一脸凝重,执意要她接电话。 白冰冰接起电话。

里面是一个变声过的声音。极慢,极恐怖。像喝过酒,又像吃了迷幻药,大着舌头,吐字不清又阴沉沉的声音。

“你要到长庚球场的坟墓,去找白晓燕的东西。”

她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

旁边的导演却叫了过来:“会不会是绑票啊!”

白冰冰立刻懵了。她给学校打电话,老师说:“晓燕从早上就没来过啊!”

又马上打电话回家。奶奶说:“晓燕去学校还没回来。”

一切希望都破灭了。

白晓燕被绑票无疑,白冰冰报警。录影停止,大家跟着白冰冰去林口长庚球场,找“白晓燕的东西”。

球场非常大。大家在里面找了4小时,没有看到什么坟墓。 这时有人说:“都找过了,没有,被骗了,撤撤撤。” 可白冰冰出于母亲的本能,觉得就在附近。她在球场出口处一看,发现旁边看起来,就像一个坟墓。

手电一照,地上有一个塑料袋。

她用筷子与叉子,慢慢打开塑料袋的结。里面是一个铁制的饭盒。 再打开,里面是一团沾血的卫生纸。 打开卫生纸,是一截血淋淋的东西,“手指头!”

白晓燕的手指头!

饭盒里面,还有3张白晓燕的半裸照,和一封求助信。

信纸是从作业本是撕下来的。字迹歪歪扭扭,一笔一顿,可以想见白晓燕当时的恐惧和痛苦。

上面说: 妈妈,我被绑架了,现在很痛苦,你一定要救我,他们要五百万美金,不可以连号,要旧钞票。不可以报警,要不然性命休矣。

白冰冰剧痛难当,跪在地上嘶吼:“快点!你们谁快点救她好吗?快点!拜托你们!”

这一夜,她胆战心惊,六神无主,精神极度紧张。

可她没想到的是,媒体竟然获知了消息。

大明星女儿被绑架,这可是爆炸性新闻啊。 于是不管人质安全不安全,会不会令干扰破案和救人,一家接一家的媒体蜂拥而至。 4月15日,《中华日报》和《大成报》抢先报道了白冰冰女儿被绑架的新闻。

紧接着,白冰冰的家被记者包围,长镜头短镜头一直对准她的家,生怕错过珠丝马迹。 家里电话铃声不断,甚至干扰了绑匪可能打来的电话。

不仅如此,她家门前还停放着大型电视转播车,上空还有直升机盘旋…… 白冰冰一见,就知道晓燕命休矣…… 若是歹徒看到报道,就会知道她已经报警,女儿就完了!

她走出家门,哀求记者远离:“要是让歹徒知道警察与媒体已知道了,我女儿将有生命危险,拜托大家离开,不要报道。”

没有记者离开。 她打电话给各家电视台的负责人,恳求他们下令停止采访。但记者与转播车只是暂时退一条巷子,隔天又都移回来了。 后来,她再打电话请新闻局长帮忙,但情况仍未改善。

15日晚上7点钟,绑匪打来了第二通电话:“钱准备好了吗?”

16日中午,绑匪来电,要求在今天准备好赎金。白冰冰说:“晓燕是否平安呢?让我听听她的声音。” 绑匪沉默地挂断电话。 十分钟后,绑匪再次来电话。

录音里的女人说:“中国时报台湾头条新闻。”

白冰冰发现,这不是晓燕的声音! 难道晓燕已经遇害了?她食不下咽,坐卧不安,一直处于崩溃边缘。

17号下午1点,终于等到了歹徒的电话:“下午三点,你一个人到南崁的保龄球馆。” 白冰冰对绑匪说:“我不会开车。”

10分钟后,绑匪打电话来,说:“你女儿说你会开车呀!”

就这一句话,白冰冰喜极而泣。

就在她和便衣警察带着满车的美金,前往赎人时,一个神奇的现象发生了。 在他们的车辆后,一个庞大的媒体采访车队跟在后面,热热闹闹地,仿佛是去参加典礼!

警察在半路上,曾停下车,对后面的记者大骂:“你们还有没有一点职业道德?你们这样做,是会逼死人的!”

可是媒体记者们叫嚣:“他们不撤,我们也不撤!”

绑匪都是狡诈的惯犯,风吹草动都会警觉。他们早就猫在暗地里观察。见到这样的场景,知道白冰冰报警了。 此后,他们变动7次赎人地点。但没有一次现身。

4月18日早上10点30分,歹徒打电话来指示:“十二点三十分到台北市辛亥隧道附近。”

白冰冰问:“能帮我问一下我女儿,妈妈最好的朋友叫什么名字?”

歹徒挂断电话。 十分钟后车子抵达辛亥隧道附近。 手机又响了。

“你的朋友名叫XXX。”白冰冰知道,此刻女儿还活着。

后来她按歹徒的指示,从辛亥隧道,转到便利店,转到内湖,转到新庄的住宅展览场,转到家,再转到体育馆,转到家具店......最终还是没有见到人。

在这个过程中,记者们一直尾随,随时向外报道细枝末节。而警方也一直没有追踪到绑匪的电话和位置。

此后四天,也就是从19日-23日,白冰冰一直没有接到电话。

根据法官后来出具的尸检报告,白晓燕死于18日,死前经过残忍的殴打和强暴。

尸检报告称:

头部有三处被钝器殴打的痕迹,其中两处的伤痕极深。

胸部及腹部也有多处的外伤,特别是在肚脐的斜右上方处,留着曾被强烈踢过的伤痕。

解剖的结果,肝脏有五处破裂,胸部和腹部等的内出血合计为800CC。

死因则是被绳子勒住脖子导致窒息身亡。法医说,就算不勒毙,光是内出血也会导致死亡。

处女膜有显著的新裂痕。

胃里完全没有任何食物。

被切断的手指头仅用铁丝绑住止血而已,无任何治疗迹象。

而她被发现时的样子更为凄惨。歹徒将六支大铁槌紧紧地绑在晓燕的脖子上(三支)、腰上(两支)、及脚上(一支),左手小指头被切断,伤口用铁丝缠绕着…… 头肿了两倍大,一根毛发也没有,头顶塌了两个大窟窿,眼睛已被鱼类啃食了。

可这时候,警方依然不知道人质已死。

19日,大家仍在等待歹徒的电话。没有音讯。

20日,仍在等。没有音讯。

21日,等。没有音讯。

22日,等。没有音讯。

23日,歹徒终于来了电话,让白冰冰去新竹体育馆交钱。未现身。白冰冰往旁边一看,仍有架着长镜头的记者在拍摄。

24日,无信。

4月25日,警方终于抓获了一个人。但不是主嫌犯。而是一个女人。而绑匪早已逃之夭夭。

她交代:白晓燕案的主嫌犯为三人,林春生,陈进兴,高天民。这三人都是亡命之徒,且都有前科。

26日,白冰冰在电视面前,崩溃大哭,求大家帮助白晓燕。

27日,警方继续追踪。

28日,有人在排水沟,发现了一具女尸。说,有一截指头没有了。白冰冰肝肠寸断,赶赴现场,见到了已经死去10天的白晓燕。

那样的面容,那样的惨状,许多人都已经认不出。但白冰冰一看,就知道那是自己的女儿。

十月怀胎,17年养育,她怎么会不知道。可她看到女儿浮肿的样子,就觉得,也还是死了比较好。

太惨了,惨到一个母亲都觉得,这样的惨状,甚于死亡。

白晓燕上小学时,曾被班上的男生欺凌。 她不敢告诉母亲,就一次次地给那男生钱。后来没钱给,那小霸王就说,欠着。最后竟欠下3600多块。

白冰冰发现后,找到那男生,对他说: “我身为单亲家庭的家长,有很多的苦处及难处。我不但要母兼父职在外打拼赚钱,更要善尽母亲的责任,而我半年来任由晓燕被你欺凌,你可知道当我得知时心如刀割,晓燕没有父亲可保护,更期待有你们这些好同学的照顾,是否今后可以真正与晓燕当好朋友,就算帮不了她,也请勿再欺负她了,因为欺负弱小同学你也不光彩啊! 我只单独约你,并不想让老师和你父母知道后惩罚你,因为我相信你是一个好孩子,分得清是非黑白。” 后来那男生再也没有欺负过白晓燕。

可是这一次,她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孩子。 她被恶魔抓住,带到无底深渊,惨遭无法想象的酷刑。

歹徒说,切白晓燕手指时,因刀太钝,切不下,竟用了一砖头使劲往刀背一敲,才切掉了指头。白冰冰听到这里,心如刀绞,恨不得和歹徒同归于尽。可她什么力量也没有。

白晓燕离世后,白冰冰的父亲因悲伤过度,也与世长辞。 两个亲人相继离开,令白冰冰深陷痛苦之中,无法走出。

19年时间里,她都是以泪洗脸。

她站在洗脸池前,发现自己满脸是水,还以为自己洗过了,但毛巾是干的,才知道脸上是泪水。

她跪在菩萨面前,却什么话也说不出。

她一直不敢搬家。她怕女儿回来,找不到家了。

因为思念女儿,她被灵媒骗了近千万。

后来又想把白晓燕重新生出来。可她年纪已大,排卵艰难。

“我心里很急,因为年纪大了,再生不出来就来不及了,但卵子从剩下5颗,到4颗、3颗,到第15次的时候,一颗也没有了,真的做到月经都干了,提早更年期。”

她也想过死。 想过随晓燕而去。 但她后来想,我要把晓燕没活够的,都活完。

她在女儿的墓碑上,刻上这样的对联:晓曦浮海复明人间光景,燕子归山唤得天下太平。

她用自己的一切力量做公益,成立白晓燕公益基金,替她活下去。她希望有一天妈妈走了,白晓燕会永远留在世界上。

可是,那些凶手却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

凶手的主犯叫陈进兴。还有两个嫌犯叫林春生与高天民,后两者分别在与警察的对峙中举枪自尽。

说陈进兴这个人,从高中时就被继父带着偷窃,数次入少管所。后来刺伤同学被关了两个月。放出来后,又因为侵入民宅强盗被判了15年。

关了几年后,赶上1988年蒋.经.国死了,台湾大赦囚犯。他出狱后安分守己了一段时间。1997年4月,伙同两个伙伴把白冰冰女儿绑架,并奸杀。在逃亡的过程里,6月又绑架了当时台北县议会议员蔡明堂。8月再度绑架一名北投陈姓商人。同时在跟警察激战的过程中打死了一名叫曹立民的警员。1997年10月,走投无路的陈进兴侵入整形外科医师方保芳的家中,要求他替自己和同伙整形。之后虐杀了方医生一家,并奸杀了护士。

在整个逃亡过程里陈进兴一共强暴了19个妇女,其中最大60岁,最小13岁。

1997年11月18日,陈进兴将南非大使馆武官卓懋祺上校及其家人挟为人质,并在官邸与警察对峙。联合报记者张宗智首先打电话进官邸访问陈进兴。之后包括台视主播戴忠仁、TVBS、中视、东森、超视、法新社等国内外十余家新闻媒体相继抢线拨打电话访问。透过电视台直播,所有观众直接听到陈进兴的声音,谈着他犯案的心路历程,成为台湾电视史上的奇观。

各电视台为了占线而与他持续通话,例如台视主播戴忠仁,跟陈进兴展开超过两个小时的连线对话、现场直播,而这中间,戴忠仁除了访问之外,甚至当起了人质跟陈进兴之间的翻译。采访过程中戴忠仁皆以「您」称呼陈进兴,并赞许他是条汉子!

而中视当班主播王育诚为了抢风头直言问陈进兴:“你什么时候要自杀?”,另一位中视当班主播周慧婷(金溥聪太太)则要求他在电话里唱“两只老虎”给孩子听,陈进兴真的唱了。

还有tvbs的李涛甚至当场公布白冰冰家的电话号码(真他妈禽兽),并要求他拨打。陈进兴在受访过程中一度动怒,大骂三字经。此举造成该电话线路持续占线至次日清晨五点,严重影响警方预定的清晨谈判计划。最后,他在与台北市刑警大队大队长侯友宜及时任民进党中评会主委谢长廷、监察委员叶耀鹏谈判沟通后谈判之后宣布投降。

谈判期间人质卓懋祺12岁的女儿,克里斯汀送了一副画给陈进兴说“耶稣爱你”……

神奇的是!陈进兴这个人在监狱里真信了基督教……虽然他依旧被判了死刑。但还是通过牧师帮助,把两个儿子送到了美国,被一对美国夫妻收养。其中大儿子在2017年跟一外籍女子结婚。小儿子成绩优异在大学是美式足球健将。

但在之后,为陈进兴妻弟张志辉辩护的谢长廷高票当选高雄市市长。张志辉在被捕时,供称自己曾在白晓燕被绑票期间,送食物到板桥市大观路一间工厂内给陈进兴等三人,但依旧被无罪释放。

白冰冰为此制作了一个录像带指控谢长廷不是人,张志辉就是凶手之一。

2004年,被谢长廷称为“无辜的年轻人”的张志辉,奸杀了他的女友。并投书媒体自白。整个过程完全模仿了他姐夫陈进兴的犯罪手法,直到2007年台湾法院最终判决,张志辉就是杀害白晓燕的凶手之一,并判处他终生监禁。

白冰冰得知张志辉判刑确定后说:“很無奈,媒体应该去问当初为张志辉辩护的谢长廷。他杀了兩条人命才判这样。无法洗去我失去女兒的伤痛,杀人不必偿命吗?我好害怕,以后能相信這個社会吗?”

最后,庆幸大陆的媒体比较有职业操守,最起码没有闹出类似的命案。警方一直重视这件事,得以将罪犯绳之以法。希望白冰冰阿姨走出那段灰暗的记忆,能够安度晚年。也希望我们的祖国越来越好,不要再出现这样的悲剧。

标签: 瑟瑟 发抖 娱乐圈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