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女儿养儿子,父亲得了重病,大女儿小女儿不来照顾,说这是儿子的事,对吗?

访客 0 0

父亲得了重病,大女儿大女儿养儿子、小女儿都不来照顾,说这是儿子的事,这种言论肯定是不对的。

儿子、女儿都是父母亲生的,怎么能说是儿子一个人的事呢?我认为这仅是个托词而已。

其实这一切都是假话,说穿了就不是为了父母,往后的财产恐怕落在儿子一个人手里,你们没有继承权吗?

好好想想吧!你们的父母从小一把屎一把尿,把你们拉扯长大成人容易吗?

建议你们兄弟姐妹,聚在一起商量一下,父母也得明确表个态,你们的所有财产,儿女都有平均分摊继承的权利,父母无论哪一个有病了,作为儿女都应该给予照顾,现在父亲有病就撤手不管咋行。

你们自己不能去照顾,可以花钱请保姆来照顾,或者轮流和送条件好的养老院,儿女可以定期去看望,不能对老人的生死不顾。

老人卧床儿子女儿轮流照看,过世后许多儿女不再往来了为什么?

我有两个哥哥和一个妹妹,断了来往有三年的时间了,我妻子批评我愚孝,为了照顾老人给兄妹们闹翻脸是一件不值当的事,我只能默默承受着压力,不求理解,只求做到问心无愧。

我母亲早年去世,父亲含辛茹苦地拉扯我们兄妹,邻居看他分担不过来,多次介绍异性给他认识,不过每次都被我爸婉拒了,他认为两个人组建新的家庭,难免会产生各种矛盾,对孩子的成长环境也是不利的。

小时候跟着父亲的日子很苦,他又要照顾我们,又要攒钱给哥哥盖房,每天回到家累得直不起来身子,我们兄妹争着给他捶背捏肩,看到父亲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大家暗下决心以后要好好孝顺他。

我大哥和二哥结婚后在家种地,我妹妹嫁到了县城,我在外面大学毕业后,入赘到妻子家,我距离老家有200多公里的路,有时间就和妻子商量着回老家看望父亲。我们兄妹聚在一块,陪着父亲吃饭聊天,其乐融融的气氛让邻里邻居羡慕不已。

秋天是酥梨成熟的时候,我爸骑着三轮车来到地里摘酥梨,他知道我们兄妹几个爱喝梨膏,心里盘算着多摘点酥梨熬梨膏。他爬树时没踩稳树干,不小心从树上掉了下来,摔在地上已是昏迷不醒的状态。

邻居看到我爸摔在地上,连忙给大哥打电话让他来地里,几经周折后把我爸送到医院,人是救过来了,双腿却摔断落下了残疾,往后的日子行动只能坐轮椅。我接到消息后第一时间赶到医院,补上了余下的住院费,父亲还没出院,大哥就开口:咱爸残疾了,以后怎么照顾?

我和二哥还有妹妹都没有开口,大哥继续说:以后一人照顾两个月,等咱爸出院了我先带头,我们对大哥的话没有异议。父亲得知双腿残疾后,整个人状态很不好,他坐在病床上突然会说:我不能以后给你们添麻烦,不能拖累你们。

我们兄妹安抚着父亲的情绪,等父亲出院后,先是送到大哥的家里,我们牢记着大哥的话,一家照顾两个月,到月底了主动送父亲到下一家。我去接父亲时,看到他住在二哥家的杂物间里,我问二哥怎么让咱爸住这样的地方。

二哥说:你小侄子快要结婚了,女方来到家里看到咱爸脸色不太好,觉得碍眼,只能暂时把咱爸送到杂物间住了。我听完只能心疼地接父亲回我家,我虽然是入赘到媳妇家,并没有跟老丈人住在一块,他帮我跟媳妇在市里另外买了一套房子住。

四个月后又轮到大哥家,此时大哥为了给二侄子攒钱盖房,一个人外出打工,留下大嫂在家照顾我爸,大嫂经常给我爸气受,吃饭从不让他上桌,盛一碗饭端给他在房间里吃。天稍微冷点时大侄子还能推着我爸去澡堂洗澡,稍微暖和点他忙着店里生意,也顾不上给我爸洗澡,大嫂对我爸也是不管不问,衣服也不帮他洗。

轮到二哥家时,父亲依旧住在杂物间里,二哥说:儿媳妇怀孕了,不能生气和心情不好,只能委屈咱爸继续住在杂物间。二哥一家人把心放在儿媳妇身上,也无心去管父亲,天气好了也不推着父亲走走,把他关在院子里哪也不让去。

父亲来到妹妹家,住的环境还算不错,小区里还有别的老人,可以坐在一起下下象棋,听听戏曲。我妹妹一心想着创业,每天早出晚归也顾不上父亲,只留给父亲几桶泡面和火腿肠就离开了家,我爸去厕所不方便,在楼下遇到好心的老人会帮一把,不然只能忍着。

父亲把心里的委屈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我带着父亲回到老家,当着大哥、二哥还有妹妹的面说:咱爸把我们几个拉扯大不容易,如今,咱爸老了,我们做子女的不是更应该照顾好他,咱爸是为了给我们熬梨膏才摔断了腿,我们这样做对得起他老人家么。

大哥接过我的话说:不是不想照顾咱爸,而是太忙了顾不上,说着说着我们兄妹几个吵了起来,我爸坐在轮椅上伤心地流下了泪水。二哥不耐烦地说:以前我们不上学早就打工去了,咱爸供你上学花的钱最多,你要看不顺眼就多管一段时间。

我说小侄子结婚时没钱盖房,咱爸给你几万块钱你都忘了,你拿着咱爸给你的钱盖房,把他送到杂物间住也能忍下心来。我跟二哥吵着吵着差点动起手来,妹妹让大家安静下来,她出了个主意,让我们凑点钱,把父亲送到养老院省事了。

父亲在一旁说:把我送到养老院就行了,我气得指着兄妹说:你们不愿意照顾咱爸,我自己照顾,以后你们也别来看望咱爸了,说完我推着父亲出门,答应父亲只要有我在,就不把他送到养老院,父亲一路上沉默不语,跟着我来到家里。

妻子经常埋怨我把父亲接到家里,照顾我爸毕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我只能花心思安慰好妻子的情绪,比如主动承担起家务,买菜做饭也是亲力亲为。为了让我爸方便上厕所,我对卫生间的马桶进行一个改造,在马桶周围加上扶手,他换下来的衣服妻子嫌弃脏,不愿意放在洗衣机洗,为此我只能用手去洗。

我把父亲的床单被罩换洗得干干净净,夏天每天坚持给我爸洗澡换衣服,妻子逐渐体谅我的用心,也开始帮我照顾父亲。我大女儿跟妻子姓,儿子跟我姓,俩孩子写完作业也会哄我爸开心,我很庆幸妻子能够理解我,孩子知道关爱老人。

每到过节,兄妹们带着礼品来到我家看望父亲,我留他们吃中午饭,不知道是兄妹们因为自责,还是因为生我的气,到饭点的时间就主动要回去。妻子问我他们走之前有没有留下点钱,我说没有留,照顾咱爸花不了几个钱,主要费精力和时间,咱也不图他们给钱。

我日复一日地照顾着父亲,从没抱怨过一句话,父亲在他84岁这年离开了我,走之前只有我陪在他身边。父亲过世后,兄妹们从来没有来到我家里,只有我每次回老家给父亲上坟才在一块吃顿饭,回去后几乎没有过联系。

我的兄妹们在父亲生前嫌弃他碍事,也不愿意用心去照顾他,父亲在我家七年的时间我没有一点怨恨,只要父亲在我身边,以前的事我根本不会想。照顾父亲七年的时间,我放弃了出国留学的机会,放弃了调往总部任职的机会,说实话错过这些机遇会有点遗憾,仔细回头一想,没有父亲,哪有我的今天,所以我从来不会后悔把父亲接到家里照顾他。

我因为照顾父亲的事跟兄妹们翻脸,现在父亲过世有三年的时间了,我仍然不喜欢和他们多联络,当初说好的长大一起孝顺父亲,等真到了这天,每个人都把照顾父亲的事排在最后一位。兄妹们虽然是我的亲人,但是我和他们的亲情始于父亲,想到以前兄妹们照顾父亲的事,让我怎能够不伤心,不难过。

这些年照顾父亲,说我傻的人也有,说我孝顺的人也有,我妻子批评我这是愚孝,如果我不这么做,父亲在兄妹们家里一直受排挤,哪能活到84岁。妻子批评我愚孝,我回答说:等你老了我也像照顾咱爸一样照顾你,这辈子我都欠你的,我心里知道为了照顾父亲,妻子也付出很多的时间和精力。

我不知道兄妹们心里是怎么想的,对于父亲我做到了问心无愧,我不求身边的人能理解我,只希望能够把心用到父亲身上,照顾好他。通过父亲的事,我想以后跟兄妹们的联系会越来越少,我的看法是这样的:

1,没有了共同的家,

2,没有了父母,就没有了利益共同体了。

3,各自的生活渐行渐远,兄妹们都有了自己的家庭,没有更多的时间去维持兄妹情。

父母是连接兄弟姐妹们的一条桥梁,只有父母健在,家就在,因为心中还有牵挂,能够经常回到父母身边团聚。一旦父母不在了,家也就散了,哪怕再亲的兄弟姐妹,一旦不经常来往,感情也就渐渐地疏远了,再也找不到曾是一家人的感觉了。

标签: 卧床 照看 过世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